钢铁产业 去产能 新机遇
2018-08-21

经过近两年的努力,消减钢铁产能已经初见成效,方法也得到了认可。

| 文 · 朱泰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18年6月13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实施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旨在持续改善空气质量。会议指出,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顺应群众期盼和高质量发展要求,在“大气十条”目标如期实现、空气质量总体改善的基础上,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和长三角地区等重点区域为主战场,通过3年努力进一步明显降低细颗粒物浓度,明显减少重污染天数。要源头防控、重点防治。在重点区域严禁新增钢铁、焦化、电解铝等产能,提高过剩产能淘汰标准。

2018年6月27日,《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国发〔2018〕22号)正式下发。《计划》提出了具体的要求,比如:“到2020年,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总量分别比2015年下降15%以上;PM2.5未达标地级及以上城市浓度比2015年下降18%以上,地级及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达到80%,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数比率比2015年下降25%以上”。并且对钢铁行业提出要求:重点区域城市钢铁企业要切实采取彻底关停、转型发展、就地改造、域外搬迁等方式,推动转型升级。

产能过剩,产业升级是中国制造业面临的重要问题,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推进产业绿色发展是必然趋势。

 

钢铁产能过剩是全球问题

每每提起产能过剩,钢铁行业总是首当其冲。2018年1月13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8年理事(扩大)会议上,协会副会长迟京东说,中国从1988年以来,钢铁产能增长快,产能利用率小周期波动,但总趋势是下降的,逐渐累积为产能过剩矛盾。

因为中国是全球第一钢铁大国,所以无论是在G7峰会,还是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或者是中欧领导人峰会等国际级的大小盛会上,中国钢铁产能过剩问题均成了这些会议对话中讨论的焦点。

其实,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是全球问题,已经持续了近10年的时间。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李成钢在钢铁产能过剩全球论坛部长级会议上说,产能过剩是在全球经济发展过程中产生的普遍性、周期性、结构性问题,并非钢铁行业特有的经济现象,是全球各国面临的共同困难和挑战,不是中国独有的问题。其产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本次钢铁产能过剩这一全球性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是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引起世界经济衰退,导致钢铁需求下降。这也是G20杭州峰会上领导人的共识。

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全球经济放缓,基础设施建设减速、工业企业开工率降低,钢铁需求下降,行业陷入困境。按照国际通行标准,产能利用率超过90%为产能不足,79%~90%为正常水平,低于79%为产能过剩,低于75%为严重产能过剩。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钢铁委员会的报告,国际金融危机之前的2007年,钢铁行业产能利用率在85%左右,但从2009年开始,产能利用率一直低于80%,个别年份甚至低于70%,2017年的产能利用率低于75%。

 

消减过剩产能初见成效

产能过剩,让中国钢铁行业进入“冰冻期”,全行业普遍亏损、钢企债务违约、老钢企转行等消息,在2015年、2016年更是时常传出。截至2015年底,中国粗钢产能达到11.269亿吨。2015年,中国生产了7.988亿吨粗钢,产能利用率为70.9%,远低于金融危机前85%左右的水平。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钢铁行业在2016年开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2016年2月4日,国务院发布《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指出将在近年来淘汰落后钢铁产能的基础上,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其中,2016当年的目标是压减粗钢产能4500万吨。

经过近两年的努力,消减钢铁产能已经初见成效。国家发展改革委在2018年4月9日下发的《关于做好2018年重点领域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通知》(发改运行〔2018〕554号)指出:钢铁方面:2018年退出粗钢产能3000万吨左右,基本完成“十三五”期间压减粗钢产能1.5亿吨的上限目标任务。

2017年12月14日,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称,中国在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方面已经走在世界最前列。高峰说,2016年以来,中国削减钢铁产能超过1亿吨,“十三五”期间将压减钢铁产能1亿〜1.5亿吨。为此,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克服了重重的困难”,仅2016年就重新安置了20.1万钢铁工人,超过美国、日本各自钢铁行业就业的人数,相当于欧洲钢铁就业总人数的60%有余。“可以说,中国在化解钢铁产能过剩方面已经走在了世界的最前列,为解决全球钢铁产能过剩问题作出了重要贡献。”

第十届中国国际钢铁大会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河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于勇称,中国钢铁工业为全球化解钢铁过剩产能矛盾发挥了重要作用。2016年和2017年,中国共化解钢铁过剩产能超过1.2亿吨,2018年将再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届时将提前两年完成钢铁去产能的上限目标,为中国及全球钢铁产业平稳向好发展作出新的贡献。

2016年,中国实际削减钢铁产能6500万吨,超过了4500万吨的年度目标。2017年,钢铁去产能超额完成全年5000万吨目标任务 ,1.4亿吨“地条钢”全面出清。其中,河北、江苏、山东等省份和有关中央企业在去产能方面成绩突出,合计粗钢压减量约占全国的75%。工业领域2018年的发展目标是,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左右,规模以上企业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下降4%。

  

钢铁产能迁移带来新机遇

为了消减国内产能,中国政府一方面在积极控制国内产能、淘汰落后产能,另一方面将产能迁移至有需要的国家和地区。

国内一些钢铁大省、大市严格执行限产。中国的钢铁大市唐山,钢铁产业在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严重污染和资源消耗。近几年唐山积极响应国家产业政策,加快“去产能”速度,2013年至今累计化解钢铁产能7022万吨。从2018年7月10日起,唐山开始新一轮限产。2018年唐山计划压减钢铁产能781万吨,其中炼铁产能281万吨、炼钢产能500万吨;逐步淘汰1500立方米以下高炉,到2020年全部淘汰1000立方米以下高炉。

现在,中国钢铁工业的产业移出国地位正在得到确认,制造业由中国转移向新兴发展中国家的整体趋势逐渐明朗。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使得沿线各国的经济合作趋势增强,也为我国的产能过剩行业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正处于基础建设高峰期,钢铁需求量巨大,而本国的钢铁产能有限。“中国制造”性价比高,在国际市场上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因此,转移钢铁过剩产能帮助我国化解过剩产能以外,也会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获益。

《金融时报》文章称,在过去4年间,中国钢铁企业已经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为年产量3200万吨的新钢铁项目提供资金,相当于东南亚国家联盟10个成员国2016年40%以上的钢铁消费量。报道称,在印度尼西亚,青山控股集团出资扩建年产量达150万吨的低质量镍冶炼企业。在马来西亚,河北新武安钢铁集团和中冶海外工程有限公司正在一个价值30亿美元的新钢铁厂旁边合作建造一个焦煤和水泥工厂。

国内钢铁过剩落后产能采取直接淘汰的方法,其余大部分优质富余产能转移到其他发展中国家,依然具备比较优势,能够推动这些国家产业转型升级,拉动就业,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中国钢铁行业去产能的方法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认可。2017年11月21日世界钢铁协会总干事埃德温·巴松评价:“中国正在引领世界钢铁工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去产能的同时,钢铁行业升级是重中之重,打造技术、装备、建设能力等多方面具有优势的钢铁产业,建造“绿色”钢铁产能才是最终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