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催生旅游新职业
2018-10-19

随着“互联网+旅游”的发展,越来越多新鲜的“新职业”出现。

| 文 · 赵铭思

 

近年来,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旅游市场的需求越来越旺盛,从事旅游业的人越来越多。根据国家旅游数据中心的测算,2017年我国国内旅游人数50亿人次,比2016年同期增长12.8%;全年实现旅游总收入5.4万亿元,增长15.1%。旅游直接和间接就业7990万人,占全国就业总人口的10.28%。旅游业成为就业大户。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认为,旅游已经成为我国就业的重要方向,也是富民、强国的战略支柱产业。随着“互联网+旅游”的发展,越来越多新鲜的职业出现。

 

“互联网+旅游”催生新职业

打开手机,像叫网约车一样轻松预约到当地向导,享受个性化服务。这个暑假,越来越多的游客将目光投向网约导游。自从吉林、上海、江苏、浙江等9个省市启动导游自由执业试点工作以来,网约导游在悄然兴起。

不仅如此,寻找专业人士制定自己的旅行计划也日渐成为人们出游的一种选择,“旅行定制师”也逐步成为一种新兴职业,走进大众的视野。

张女士喜欢美食,她说自己的理想是吃遍天下美食。2018年春节假期去三亚旅游,她特意在网络平台上选择了一名熟悉三亚当地风土人情的“美食导游”。期间,这名导游不仅带着张女士一家人游遍三亚美景,还带她们品尝了当地有名的海鲜。体验不错的张女士表示,2019年全家三代一起出行时还会选择网约导游。她说,“一个导游只服务一家人,服务会更加具体贴心。”

和张女士有同样想法并付诸实践的人为数不少。政策实施以来,网约导游服务获得了一定市场,订单量已有明显增长。携程旅行网发布数据称,自2016年底携程向导平台上线以来,2017年交易额已经达到2亿,到目前为止2018年的订单量较2017年同一时期增长200%,已经成交30余万张订单,“全球当地向导平台”已经注册的向导数量超过9000人。

如果说网约导游只是导游职业的一次拓宽,那么“旅行定制师”毫无疑问是一种新兴职业,这种专门根据旅客的要求打造个性化旅游计划的职业一经出现便受到了追捧。携程网在2018年发布了“定制师认证体系”,根据携程的统计,目前该平台已经拥有超过5000名已认证的定制师,但是仍然解决不了目前供不应求的现状,还计划招收培养3000名定制师以面对将来可能更为火爆的需求。

 

新职业形成新时尚

“从前导游都是挂靠在旅行社,签订劳动合同,由旅行社派单,导游接单,但是开放导游自由执业之后,导游可以利用自己的特长,提供不同维度,更有个性的产品,一方面可以获得更大的职业自由度,同时也可以凸显自己的价值。”携程当地向导平台业务总监贾琳琳表示。

在刚刚过去的暑假,暑期文化之旅成为热门选择,游客对当地历史文化的专业讲解需求也逐渐增强,而一些文化牛人导游则通过在线旅游平台接单,获得了大量粉丝。以前去旅游是被当地名胜古迹吸引,现在流行“看向导去旅行”。蒙刚是历史学专业毕业,从事旅游工作10年,对博物馆藏品如数家珍,他在西安的兵马俑博物馆专业讲解一上线就广受追捧,目前已收到100多张订单,不少游客评价“听到很多历史书上看不到的细节,还不用排队”。

开放导游自由执业实际上解放了导游的生产力,让他们从以前的为旅行社卖命变成为自己打工,可以根据自己提供的服务向消费者收取合理的价格,时间更灵活,动力更足,拼劲也更大。同时,也正是因为一些有一技之长的导游加入互联网平台,让整个线上的旅游产品也更加丰富。

从导游转变为网约导游的李明表示,现在网上订单大多来自家庭游客,他们以自助游的方式出行,希望通过深度游,了解当地的历史和风土人情。这种私人定制的行程,对导游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做网约导游的工作量要比普通带团导游多,不能像平时带团那样只背导游词,而是要根据游客需要提前查找各种资料,给自己“充电”。在导游过程中要有问必答,还要讲得精彩,才能让顾客满意。

对于网约导游的前景,携程旅游首席运营官喻晓江十分看好,“网约导游实现了导游服务的透明公开、双向自由选择,加上平台提供技术服务保障,有利于满意度提升,未来前景可期。”

近期,厦门的 90 后女孩李波收获了一张“旅行定制师上岗证”,成为厦门首批拥有旅行定制师上岗证的人之一。3年前,她开始做旅行定制师。2018年第一季度,就有超过 400 名游客在她的指引下,体验“定制版”的福建旅游。

据携程透露,普通定制师的月收入一般在 6000元〜12000 元,在旺季做得好的定制师月收入能达 3 万元以上。面对定制师供不应求的局面,国内的旅游“定制学院”纷纷崛起。随着旅游者需求升级,私人定制旅行的市场前景很大,但专业定制师的缺口也极大,非常适合年轻人创业。

 

健康发展还需加强监管

随着国内旅游服务需求不断扩大,在如此巨大的旅游市场之下,网约导游以及定制旅游师的出现,无疑是提高旅游服务质量,降低所需成本的一个好举措。同时,共享经济下的网约导游和定制旅游师也有助于激发和释放游客的多元化个性需求,也给导游提供了自主灵活就业的空间。

但作为新生事物,网约导游以及定制旅游师的服务缺乏统一的标准和规范,服务评级方面不同的平台各自有不同的标准,也出现了一些乱象,如定制旅游师推出的项目路线同质、内容抄袭。在一些游客的后续反馈中,出现争议纠纷后难以维权也是一大问题。

面对市场不成熟的现状,有必要依托现有的在线旅游网站,规范管理、明确导游服务费、实行明码标价、建立健全游客评价机制、完善相关旅游保险制度、避免出现政策真空。通过行之有效的监管,不仅让导游能真正实现靠自己的专业技能和服务获得更高收入,也能让游客最终获得不断提升的品质出游。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副研究员杨彦锋指出,目前导游自由执业的市场化程度还远远不够,但这是未来导游体制改革的一个发展方向。现在国家相关部门也在针对导游做信息化的工作,而这个数据平台建立起来之后,导游的相关资质、信息都能够很方便地查询、评价、反馈,“只有让导游的信息愈发透明化,才更加便于监管,网约导游还是有很大市场空间的,希望未来通过有效的监管,能真正实现导游靠自己的专业技能和服务来获得更高收入,游客也能借此提升出游的品质。”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管理学院院长助理唐承财建议,应该建立健全网约导游的管理制度和服务规范,搭建全国导游公共服务监管平台,建立导游自由执业管理与保障体系,建立健全导游执业记录,设计以游客满意度为导向的社会评价体系。

在“互联网+旅游”的背景下,新兴职业的出现因其能实现客户需求精准定位以及缩短旅游交易链而被一众业内人士看好,但新事物的产生和发展之路注定是艰辛而曲折的。这就需要相关从业者把握时代发展契机,同时不断解决不时出现的问题,最大限度地确保行业健康规范地发展,努力让这些新兴职业成为旅游业蓝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