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支付的海外之路
2018-09-26

境外移动支付的可拓展空间巨大,中国移动支付出海不仅将中国消费红利惠及世界各地,也在推动海外移动支付的发展。

| 文 · 成勇吾

 

2018年3月5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为“新四大发明”点赞:“高铁网络、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共享经济等引领世界潮流”。报告直言,快速崛起的新动能,正在重塑经济增长格局、深刻改变生产生活方式,成为中国创新发展的新标志。

而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以及国人出境旅游消费热情的日渐高涨,移动支付全球化发展的不断加快,国内移动支付机构纷纷看好“出海”前景。以支付宝、微信支付等为代表的中国支付企业纷纷加速国际市场的布局,触角从日本、泰国,延伸到俄罗斯、美国、英国等诸多国家,让当地民众体验到了“互联网+”的方便与实用。

可以说,走出去是我国支付行业保持国际领先水平的一个必由之路。不过,移动支付尽管在海外拥有不可限量的发展潜力,但在发展过程中仍然面临很多挑战。

 

中国移动支付走向全球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2018年4月发布的《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8)》显示,2017年中国人的移动支付占比已逾73%,其中互联网支付的跨境发展成为年度亮点,占比高达64%。

“现在在国外能刷支付宝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在热门旅行线路上,尤其是中国游客的必打卡点,我感觉一半以上都支持移动支付了。”中青旅资深导游李传传表示。在他看来,虽然现在境外移动支付覆盖率还不及内地,但是覆盖速度正在加速,在日韩、东南亚等地区,这种情况尤其明显;而欧洲、北美、大洋洲这些更为高端的目的地也在追赶之中。

阿里巴巴2018年5月4日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目前支付宝已服务全球超过8.7亿用户,其国际业务覆盖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芬兰、荷兰等18个欧洲国家,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卡塔尔等18个亚洲及大洋洲国家和地区,北美的美国和加拿大,非洲的南非和毛里求斯;接入了数十万家海外各类商户,范围涵盖餐饮、超市、百货、便利店、免税店、主题乐园等几乎所有吃喝玩乐消费场景;同时,接入约60个国际机场,并在29个国家提供消费退税服务,尤其在韩国及欧洲部分机场,支付宝实现了实时退税功能;在全球70个国家和地区支持Uber等打车服务。

移动支付在海外的高活跃度也会反作用于中国游客境外旅游消费。尼尔森2017年中国境外旅游和消费趋势报告也显示,65%的中国游客在境外旅行中使用过移动支付付款,而63%的中国游客表示在境外游中使用过支付宝。

同时,作为移动支付“海外军团”中的一员,腾讯旗下微信支付也在加速布局海外市场。微信支付跨境业务已支持超过40个国家和地区合规接入,支持超过13个币种(含人民币)直接交易。

2017年是微信支付在日本快速铺开的一年。在这一年,微信支付于日本接入的商家品牌增加了20倍,门店数增加了35倍。而微信支付选择商户的策略则是大型连锁商家和中国游客会高密度聚集的商圈。在欧洲市场,自2017年9月25日起,法国百货公司“老佛爷”位于巴黎奥斯曼大道上的旗舰店和旗下位于巴黎市政厅附近的百货公司已接受微信支付,这使得“老佛爷”成为法国乃至欧洲首个提供这一服务的百货品牌。同年11月,微信支付登陆伦敦消费地标之一的卡姆登市场。

而除了阿里巴巴、腾讯两大支付巨头外,京东金融和百度钱包2017年也将目光瞄向了海外市场。

2017年9月中旬,京东金融宣布与泰国尚泰集团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为泰国用户提供金融科技服务。在获取了相关牌照资质后,合资公司将提供电子钱包、消费金融等产品和服务,在泰国地区提升用户在支付、信贷、消费领域的体验。未来,合资公司还将陆续展开供应链金融、保险理财等服务。

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指出,在中国开花结果的新金融,将成为更多同样存在金融抑制情形的国家的标杆。“我们的使命是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多微小而美好的改变,未来我们要给全球20亿消费者提供服务。”

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表示,“中国式支付”能够兴盛起来并传到海外,与中国在国际贸易中地位提高、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加深、金融监管及时到位、互联网基础设施迅猛发展等诸多因素相关。但归根到底,“中国式支付”的壮大出海根植于中国经济活力。

 

支付行业“走出去”前景广阔

来自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目前发展中国家尚有20亿人没有银行账户,仅10%的人持有信用卡,有贷款需求的人中仅21%通过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东盟国家超过6.8亿人口,其中3.6亿人口迄今无法获得基础的银行服务。由此可以看出,“中国式支付”出海目前更多依赖中国客商在海外交易带动,未来在服务当地消费者方面仍然有巨大潜力,也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印度是个电影大国,举家看电影是印度人的重要娱乐方式。印度民众看电影的习惯,长期以来都是先到电影院,当场选电影和场次,排队买票,然后等上一两个小时入场。后来,蚂蚁金服建议印度有关企业拓展在线购买电影票功能,对方一度觉得这样行不通,认为印度人更喜欢到电影院临时排队购票,享受一种惊喜感。但蚂蚁金服坚持认为,随着印度经济的发展,便捷性和时间将越来越成为稀缺品。后来的事实证明,来自中国的在线支付模式在印度落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有1/6的电影票通过网上销售掉了。

2017年5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出席《中国支付清算发展报告(2017)》发布暨学术研讨会时表示,“一带一路”建设也为支付行业“走出去”提供了契机。“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居多,支付体系现代化程度总体较低。与此同时,经过10多年的奋斗和积累,我国支付行业不仅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同时也在发展中积累了充足的人才和技术储备。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支付体系建设,分享我国支付体系现代化建设经验,在推动相关国家提升支付服务水平、促进普惠金融发展的同时也有利于持续壮大自身实力,为深入参与更大范围、更高水平的国际竞争做好充分准备。

 

双重模式输出移动支付技术

虽然中国支付企业纷纷“出海”,但采用的模式不尽相同。具体来看,中国支付企业“走出去”主要有以下两大模式:一是直接申请当地的牌照;二是与当地合作的方式,这又包括投资并购当地的企业,输出技术,注重境外本地化,以及与当地持牌的金融机构合作两种。

以腾讯为例,2017年7月份,微信支付在马来西亚递交支付牌照申请;接着腾讯公司控股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在2018年两会期间透露,腾讯在马来西亚已申请到第三方支付牌照,正在推动各个银行间的技术改造。2018年7月,腾讯上线了马来西亚版的微信钱包。腾讯金融科技副总裁陈起儒表示,在微信用户量比较高的地区,例如中国香港和马来西亚,腾讯申请了当地的支付牌照,以本地钱包向中国香港、马来西亚当地用户提供便利的移动支付服务,为当地居民提供吃穿住行一站式的生活服务。

除此之外,目前国内支付机构布局海外市场另外的主要路径是“出海造船”。通过“技术出海+当地合作伙伴”模式,因地制宜地共同打造当地人用的移动支付。

支付宝在这一方面较多布局。在过去3年多时间,蚂蚁金服与合作伙伴共建立了9个支付宝本地钱包,包括印度、泰国、菲律宾、印尼、韩国、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孟加拉国、中国香港。这些本地钱包的名字各不相同,但核心技术能力和服务背后支撑的风控体系等都是由支付宝提供。对此,蚂蚁金服表示,“‘授人以渔’,服务当地人用的‘支付宝’,虽然名字各不相同,但同样接受了来自支付宝的技术赋能,当地人也能像我们一样体验到数字普惠时代技术带来的红利。”

这一模式尤其适合支付领域特别是移动支付领域。因为不同国家和地区有不同的监管要求,也有不同的商业环境特点,需要彻底的本地化才能成功。

 

扎根海外道阻且长

在数字支付领域,中国已经领先世界。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 2017年第2季度》数据显示,2017年第二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230408.2亿元,环比增长22.50%。而根据市场研究公司弗雷斯特的数据,美国2016年的移动支付交易总额仅为1120亿美元。

移动支付如今已成为一种世界性的时代趋势。与我国不同的是,海外发达经济体在“轻现金化”过程中,路径大都从纸币到信用卡再到移动支付,而信用卡普及使用率仍不高的我国则直接进入了移动支付阶段。不过,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移动支付实现了“弯道超车”?

尽管被《经济学人》誉为全球金融科技领域的“领路人”,但中国移动支付还远未到高枕无忧之境。不难发现,中国移动支付的“出海”轨迹,正是中国游客脚步形成的路线。中国移动支付已经实现了成功登陆的“出海”第一步,但其实更多的还是在国外做中国人的生意。移动支付如同潮水一样,随国人而来,随国人而去。要想“落地生根”,必须要融入当地的生产生活之中。

德勤最新发布的《移动大未来—2017德勤中国移动消费者调研》显示,蓬勃发展的网购将中国推向了全球移动支付引领者乃至输出者的位置。不过当前中国移动支付在海外的输出主要还是为了满足庞大的中国境外游客,对当地居民的渗透率仍相对较低,在美国,仅有 14%的年轻人经常使用移动支付。在法国,由于不能绑定当地银行卡,当前基本没有法国人使用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进行消费。

究其原因,首先是跨境金融问题,使用中国移动支付,就相当于要把外国银行的钱导入第三方支付机构,银行普遍不愿意。其次,欧洲金融服务数字化发展较慢,移动支付相对滞后。欧美最流行的支付方式还是刷银行卡或使用网银。

中国第三方支付企业走出去,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初心如何,以及要服水土、通民心。具体说来,就是要结合当地合作伙伴的力量,充分因地制宜本土化,而不是简单地照搬复制。

支付宝跨境总经理林勇分析指出,跨境支付有别于其他传统支付,现阶段中国支付企业走出去做跨境业务,不仅要符合中国政府的监管要求,更要兼顾目标市场当地政府的法律法规、金融监管与反洗钱政策。这些政策,都要进行充分调研、理解,同时顺应并优化贸易双方的习惯,一并融入到跨境产品的设计中去。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长期以来,国际支付标准都是由一些西方银行卡组成的联盟说了算,如今这个联盟也制定了移动支付的标准,并在全球推广,正与中国标准形成竞争格局。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贺强坦言,“一旦西方标准成了主流,就可能形成巨大的壁垒,严重制约中国移动支付在国际上的发展, 甚至导致其丧失领先地位。”为此,贺强建议应该将移动支付作为推进数字普惠金融国策的核心战略,继续为移动支付创新与“走出去”提供良好的政策环境。支持将移动支付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鼓励中国企业与当地机构合作。中国移动支付具备领先优势,周边国家也迫切需要移动支付建设,政府应从政府间合作、外汇管理、信贷政策等方面鼓励中国企业与当地机构合作,造福沿线居民。此外,应该鼓励中国企业牵头制定国际支付行业标准,增强“中国标准”的话语权,争夺未来发展“制高点”。

境外移动支付的可拓展空间巨大,中国移动支付出海不仅将中国消费红利惠及世界各地,也在推动海外移动支付的发展。今后,中国的移动支付必将覆盖世界更多的地区与更广的领域,不过要让移动支付这个新业态在对外开放新格局中继续发挥更强有力的作用,还需要政府、企业及有关方面再付出更大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