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看古今 筑梦丝路
2016-10-28

不仅在当代,丝绸之路承载着繁荣沿途各国的梦想。早在2000多年前,当东西方文明在丝绸之路上碰撞交融时,就注定了它的不凡。

撰文>>>王志琴

 

    2015年8月8日,立秋当日的北京,天空湛蓝、阳光明媚,秋天独有的温暖而干燥的气息让人为之一振。

    此时,“一带一路百人论坛”正在进行中,200多位专家、企业、媒体代表带着激动的心情,走进了会场。论坛旨在通过思想观点的碰撞,助力“一带一路”建设早期成果与标志性项目及时落地,协力打造“一带一路”智慧共同体。

    一带一路,一方民众,一个梦想。

    关于一带一路的宏伟构想,早在2013年就已提出。

    2013年9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讲话时说,为了使各国经济联系更加紧密、相互合作更加深入、发展空间更加广阔,我们可以用创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以点带面,从线到片,逐步形成区域大合作。

    同年10月3日,习近平主席又在印尼国会上演讲时表示,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使用好中国政府设立的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发展好海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这一跨越时空的宏伟构想,从历史深处走来,融通古今、连接中外,顺应着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承载着丝绸之路沿途各国发展繁荣的梦想。

    其实,不仅在当代,丝绸之路承载着繁荣沿途各国的梦想。早在2000多年前,当东西方文明在丝绸之路上碰撞交融时,就注定了它的不凡。

 

陆上丝路,东西帝国梦

    丝绸之路,指起始于古代中国,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古代路上商业贸易路线。狭义的丝绸之路一般指陆上丝绸之路。广义上讲又分为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

    而无论是陆上丝路也好,还是海上丝路也好,一切都要从它们兴起的那个朝代——汉代说开来。

    公元前202年,历时4年的楚汉之争结束,获胜的刘邦最终统一天下,建国号为“汉”,定都长安。

    战争过后的华夏大地,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在大臣们的建议下,汉高祖刘邦决定实施休养生息政策,旨在保养民力,增殖人口。

    休养生息政策后来得到了惠帝、吕后、文帝、景帝等统治者的大力推行。因为这项政策,西汉的农业、手工业、商业都获得了极大发展,出现了“海内殷富,国力充实”的文景之治。

    到了武帝即位时,汉朝的国库已经大为充实,他在文景之治的基础之上继续发展经济,国力更加强盛。

    因为有了强大的国力支撑,雄心勃勃的汉武帝决定出兵抗击匈奴。长期以来,匈奴一直对汉朝政权虎视眈眈。汉武帝一方面派遣军队与匈奴正面作战,另一方面则采取了联合西域边疆各部族围攻匈奴的策略。

    彼时,汉武帝或许一心只想着让他的政权更加稳固,千秋万代,而没有想到派人西行的行动,会使得一条令人瞩目的道路横空出世,更没想到这条道路会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公元前139年,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张骞率领着100多人从长安出发,西行进入河西走廊。正当张骞一行匆匆穿过河西走廊时,不幸遇到匈奴骑兵而被抓获。匈奴单于为打消张骞出使月氏的念头,对他进行了种种威逼利诱,但张骞始终没有屈服。就这样,张骞一直被关押达10年之久。10年后,张骞终于找到了机会,逃脱匈奴人监视。

    在逃亡过程中,张骞西行至大宛,经康居,抵达大月氏,再至大夏。虽然他并没有完成说服大月氏的任务,但每到一地,张骞便与当地人接触,使当地人对汉王朝有了最初的印象。

    联合的计划虽然失败,但汉武帝的雄心并没有停止。在随后的岁月里,对抗匈奴的战争仍在继续。

    公元前119年,距离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的第20个年头,汉朝大将卫青、霍去病在与匈奴兜兜转转的战争中终于大获全胜,匈奴退出河西走廊。

    此时的西汉王朝,国力空前繁盛,“富商大贾冶铸、煮盐,财或累万金”,成为世界上地位最重要、组织最严密、文明程度最高的政治体系。强大的国力使得国人的心态颇为开放,他们有意愿也有能力接纳帝国以外的民族,和他们取得联系,并走出国门。

    为了同西域各族加强友好往来,张骞在这一年再次出使西域。这次,张骞偕同副使、将士等300余人,携带牛羊万头、金币帛数千万从长安出发,在到达乌孙(新疆)后派副使、副手去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等国。

    于是,连接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的东端渐成规模。

    沿着这条丝绸之路,汉朝的使者、商人接踵西行,中国的丝织品以及冶铁、凿井、造纸等技术相继西传。西方的毛皮、汗血马、石榴、葡萄等瓜果以及佛教、魔术、音乐、舞蹈、雕塑等也纷纷东来。

    不幸的是,随着西汉末年的战乱,西域脱离西汉王朝独立,丝绸之路在西域即中亚段中断。直到东汉时的公元73年,班超才重新打通隔绝58年的西域,陆上丝绸之路得以再度畅通。

    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丝路的形成也并非一帆风顺。

    公元前334年,希腊—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亲率远征军从都城派拉出发,开始东征。历时10年,亚历山大不仅将原来波斯帝国的版图据为己有,并且有所扩大。从地中海到印度河,从黑海、里海、咸海到阿拉伯海、波斯湾、红海,几乎都被马其顿帝国收入,马其顿成为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帝国。

    伴随着亚历山大东征,人们在沿途修建了许多商贸网点,大量希腊人和马其顿人迁徙到这些地区,也使得欧洲、中亚地区与我国中原地区的经贸和文化交流日益频繁。

    然而,好景不长。公元前323年,亚历山大突然病逝,他的帝国迅速被瓜分一空,分裂成马其顿王国(东南欧)、塞琉古王国(西亚)和托勒密王朝(埃及)。

    此后,罗马帝国兴起。罗马帝国先后将马其顿帝国分裂的三个王朝征服,成为又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

    罗马帝国在当时处于奴隶制社会鼎盛阶段。那个时候,大规模的战争已经停止,帝国境内的广大地区出现了过去长期没有的相对和平安定的局面。伴随着政治上的安定,罗马帝国的经济也呈现出繁荣的景象。

    可以说,当时整个世界是被两个庞大的帝国支配着的,它们是新的罗马帝国和走向复兴的东汉王朝。历史的发展规律决定了它们必然要向外界伸展探索之臂,间接信息传递和文化贸易往来逐渐出现,位于欧亚大陆东端的华夏文明也在不断探索与西域的古代文明进行交往。

    因为这两个引人瞩目的帝国的存在,它们有能力阻挡野蛮人的入侵,甚至强行推进帝国和平秩序的边界。在相对和平的环境中,各国间的贸易得以展开。丝绸之路在这时打通延伸到了欧洲,罗马帝国也首次顺着丝路来到东汉的都城洛阳。

    在通过这条长路进行贸易的货物中,中国的丝绸最具代表性,“丝绸之路”因此得名。也正是丝绸和后来的陶瓷,为历朝历代华夏臣民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财富。

 

海上丝路,唐宋五代传

    与陆上丝路相比,海上丝路成为重要贸易通道的脚步显然迟了许多。

    西汉时期,汉武帝凭借海路拓宽了海贸规模,海上丝绸之路兴起。

    魏晋以后,丝绸作为主要输出品,从广州起航,经海南岛东面海域,直穿西沙群岛抵达南海诸国,再穿过马六甲海峡,直驶印度洋、红海、波斯湾,对外贸易涉及15个国家和地区。

    虽然我国开辟了海上贸易道路,但是在隋唐以前,这条海上丝路却被当作陆上丝路的一种补充形式。

    隋唐时期,海上丝路迎来了一个转折点。因为西域战火不断,陆上丝路被战争阻断,海上丝绸之路由此兴盛。

    唐代,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一发达的强盛国家,经济文化发展水平都居世界前列。同时,政治理念开放兼容,外贸管理体系发展比较完善。当时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开放和奖励外商来华贸易的开明政策,这些措施吸引了大批外国使者和商人。而伴随着造船、航海技术的发展,海上交通发达,实现了北通高丽、日本,南通东南亚、印度、波斯诸国。特别是出发于广州往西南航行的海上丝绸之路,经历9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8至9世纪世界上最长的远洋航线。海上丝路的繁盛,也对唐代社会的变革以及中外文化交流的发展起到了相当的作用。

    到了宋代,造船技术和航海技术进一步提高,指南针广泛应用于航海,中国商船的远航能力大为加强。更重要的是宋代社会经济发展远超前代,私人海上贸易在政府鼓励下得到极大发展。

    元丰年间,宋神宗颁布了“广州市舶条法”(史称“元丰法”),其中包括贡使的接待与蕃商的招徕,蕃商入港的检查,舶货的抽接与博买,货物的出纳与销售,舶货贩易的管理,华商的管制,海禁,蕃坊的监督与管理等部分内容。这部法律对宋代的海外贸易起了巨大的作用,标志着中国古代外贸管理制度又一个发展阶段的开始。宋代海上丝绸之路的持续发展,大大增加了朝廷和港市的财政收入,促进了经济发展和城市化生活,也为中外文化交流提供了便利条件。

    元代时,政府在经济上采用重商主义政策,鼓励海外贸易,那时同中国贸易的国家和地区已扩大到亚非欧美各大洲。据元末汪大渊《岛夷志略》的记载,仅菲律宾以南、以西各沿海国家和地区即达97个之多。海上贸易的发展,使中国沿海的码头迅速发展起来。东南沿海的上海、澉浦、庆元、温州、福州、泉州、广州等成为重要的对外贸易的通商口岸。

    然而, 当时间进入到15至18世纪时,人类历史上发生了重大变革。在世界的另一端,欧洲人相继进行全球性海上扩张活动,特别是地理大发现,开启了大航海时代,开辟了世界性海洋贸易新时代。

    与前几个时代的海上丝绸之路相比,明清时期的海上丝路在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

    明代,太祖朱元璋提出对西域和海外各国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主张实行“厚往薄来”的政策,在经济上对西域及海外各国大加赏赐,派遣使臣到西域及海外各国发展友好关系。但是,为了防沿海军阀余党与海盗滋扰,朱元璋下令实施海禁,海禁的主要对象是商业(商禁),禁止中国人赴海外经商,也限制外国商人到中国进行贸易(进贡除外)。

    明永乐三年(1405年),因为世人猜测的种种原因, 34岁的郑和接受明成祖朱棣的派遣,率领船舰62艘、随行人员和将士两万多人的庞大船队下西洋。

    郑和,原姓马,名和,小名三宝,是中国明朝著名航海家、外交家。他从小就从他的父亲那里学习了有关的航海知识,熟悉海洋,向往航海。在郑和下西洋前,他进行了两次较远距离的海上航行,增加了航海知识,积累了航海经验,为下西洋远航打下了基础。

    从1405年出发再到1433年返回,在28年中,郑和先后七下西洋。郑和下西洋,是明朝政府组织的大规模航海活动,曾先后到达亚洲、非洲39个国家和地区,这对后来达·伽马开辟欧洲到印度的地方航线,以及对麦哲伦的环球航行都具有先导作用。

    郑和下西洋期间,通过多种形式与当地开展贸易,把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漆器、麝香、金属制品和书籍等运往国外,换回当地的香料、药材、动植物、珠宝及生产瓷器所需原料等多种货物。这种贸易活动,推动了中国和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

    不仅如此,郑和下西洋,还把科学文化、典章制度、文教礼仪、宗教艺术等中华文明带到了海外。中国在建筑、绘画、雕刻、服饰、医学等领域的精湛技术被带入亚非国家,筑路、捕鱼技术、农业技术、农作物栽培方法都被带到了亚非世界。同时,亚非国家的文明成果也传入中国。

    然而,世事无常,盛极而衰是不变的规律。

    明王朝的统治者们一边享受着国力强盛带来的繁荣,一边却做着天朝大国的梦,闭关锁国,不再进取。郑和下西洋之后,政府虽然放开了朝贡贸易,但民间私人仍然不准出海。而后,随着倭寇之患,海禁政策愈加严格,中国的航海事业从此由兴转衰。

    尽管在清朝时期有过从海禁到广州一口通商的重要转折,并在明朝诸多航线的基础上又开辟了北美洲航线、俄罗斯航线和大洋洲航线等,但海上丝绸之路却难以再现辉煌,逐渐滑坡。

    清朝鸦片战争后,随着列强的入侵,中国海权丧失,沿海口岸被迫开放,成为西方倾销商品的市场。从此,海上丝路一蹶不振。

 

丝路之上,你来与我往

    最初,张骞出使西域的目的并非打开丝绸贸易的大门,而是为了实现汉武帝联合月氏、合击匈奴、开拓西域疆土,建立强大汉帝国的壮志雄心。同样,希腊—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规模东征,也不是为了得到华美的丝绸,而是为了征服波斯帝国,进而征服整个世界。

    但历史的结局往往和历史创造者的主观愿望不相一致。

    丝绸之路,不仅是古代亚欧互通有无的商贸大道,还是促进亚欧各国和中国的友好往来、沟通东西方文化的友谊之路。

    无论是出使西域的张骞,投笔从戎的班超,还是永平求法的佛教东渡,西天取经的玄奘,这些影响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都离不开丝绸之路这个重要的背景。

    而作为世界文明古国之一,在早期,中国发明的造纸术、指南针、印刷术、火药等传至国外;明清以后,西方的火药武器、机械钟表、天象仪器以及有关数学、天文、医药、物理等方面的科学知识传入中国。如果没有了丝绸之路,怎样推动科技的演进将会是个未知数。

    当然,丝绸之路在推动思想文化、科技文化、物质文化、饮食文化、语言文化等方面的作用远不仅限于上述那些。在千百年的发展中,丝绸之路的开通和延续,对东西方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双向交流做出的历史贡献难以尽数。

    “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昔日的丝路辉煌随风而逝。

    如今,在一带一路的开拓中,我们期待,辉煌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