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尼亚 一次朴素的偶遇
2018-04-27

或许罗马尼亚在短期内的发展水平还不能完全与其他欧盟国家齐平,但那些静谧优雅的小镇绝对是令人放松休闲的好去处,它的平淡与朴素需要用心去发现。

撰文/图片>>>殷倩

 

小时候听到罗马尼亚的名字时,就觉得这是一个充满浪漫色彩的国度,它在我心中的位置甚至高于法国,没有原因。可是小时候又懂什么是浪漫?仅仅因为它的名字包含罗马和尼亚,这理由听起来很荒谬吧,可这就是小孩子的天马行空。长大后开始踏上环游世界的不归之路,开始用脚步丈量这个世界,却将小时候“认为的浪漫”遗忘。

临行前,粗略在网上翻看了一些关于它的资料,似乎和浪漫二字毫无关系。一面是尼古拉独裁的负面历史,一面是吉普赛人形成的社会不安定因素,还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吸血鬼情节,这一切听着足以让人们屏住呼吸,但却激发了我的好奇心,想去探索那些百转千回和可遇不可求的故事。

 

布朗城堡,与吸血鬼的不解情缘

一提起布拉索夫,多数人都是奔着布朗城堡而来,这也是罗马尼亚最有名的地方之一。然而布朗城堡并不在布拉索夫市内,而是在距离30分钟车程的小镇里。

19世纪末爱尔兰作家斯托克著名的小说《德古拉》的故事以布朗城堡为背景。在欧洲历史上,确实有德古拉这个人,他以残忍而出名,但事实上与吸血鬼的关系微乎其微。据说斯托克在写《德古拉》的时候专门查过一些资料,其中有一段资料说“德古拉”这个名字在某些语言里是恶魔的意思,所以称德古拉为吸血鬼伯爵。这位吸血鬼伯爵的真实原型叫做弗拉德·则别斯·塔古拉(Vlad Tepes Dracula)。他只是在从土耳其潜逃期间在这里住过几晚,并未真正拥有过城堡,而布朗城堡真正的主人是玛丽皇后,她从1920年左右就在此居住,布朗城堡就是当时皇室的夏宫。

布朗城堡高60米左右,站在城堡上,一面是广袤的平原,一面是崇山峻岭。这座城堡是撒克逊人在1380年建造的,在当时它的主要属性是防御布朗免受土耳其人和鞑靼人侵略。

城堡入口处有一片市集,各类充满鬼魂、幽灵和骷髅元素的餐厅、酒吧和兜售纪念品的小摊儿,好像在向来往者告知:你,已经来到吸血鬼的领地。

进入城堡领地会发现位于城堡脚下有一间看似简单而神秘的灰色砖瓦房子,它与这城镇里满是红瓦白墙的房子形成对比,然而这里却是当年玛丽皇后招待她朋友的茶房。现在茶房内部仍然保持着皇室的精致风格,这里的一切都散发着远离尘世的气息。如果是在寂静的夜晚,点亮餐厅的灯光,藏在你身体中那颗不受束缚的心怎能不展开想象?

踏入城堡大门,富丽的装饰和雕刻、强烈的色彩、穿插的曲面和椭圆形空间令巴洛克风格彰显无疑。内部的每一道大门、每一间屋室、每一个装饰和每一寸角落的精雕细琢将你带回到昔日的贵族世界。登上城堡顶层的天台,望着远方的村落和层林尽染的秋色,再看看眼前这近在咫尺的塔顶,让人心神荡漾,好像城堡下的一切都属于你:行驶在乡村小路的汽车就像棋子一般可以任由你肆意摆布,你的指尖可以自由划过川流的小溪。而城堡下的村落,砖红屋顶与城堡交相呼应,在几个世纪以前,它们又是什么样子呢?

我想,是这里的人气以及此时湛蓝的天空令传说和想象中的恐怖氛围一扫而空。如是,在蓝天下衬托的城堡没有一点儿冰冷的感觉,我们看到的布朗城堡是在过了几个世纪后还坚持守护这里村落的超级英雄,并成为受人瞩目的地标。

 

布拉索夫,中世纪古城的低调与安宁

位于特兰西瓦尼亚的布拉索夫,是罗马尼亚重要的交通枢纽。一提到它,人们脑海中就会浮现形象鲜明的群山、城堡和阴森的月光。布拉索夫街市上散落着各种风格的建筑、童话般的塔楼还有许多悠闲的咖啡馆,让人想徜徉迷失在这中世纪的城市里。

清晨穿过布拉索夫的老城步行街,整个城市安静得像还未苏醒的孩子,不吵不闹等待一天的第一缕阳光。布拉索夫有着所有欧洲中世纪老城都有的东西:教堂、广场、老房子和步行街。广场上,咕咕叫的鸽子或觅食或飞翔,周围穿梭着零星的人们,他们打扮得体并伴随轻快的步履穿梭于广场中。我走到一个哥特式的建筑前,想看看它的历史渊源,可惜时间尚早大门紧锁,看到张贴的A4纸告示得知这里原来是布拉索夫市政厅(Council House),现在是对外开放的小型博物馆。建筑顶部是号手塔,每天正午会有身着传统服饰的音乐家出现演奏。

站在布拉索夫的街边不难望到那个像好莱坞一样张扬的城市标牌“BRASOV”。标牌所在位置是布拉索夫940米高的坦帕山。布拉索夫最早的防御碉堡也位于此处,徒步登山约1小时即可抵达观景平台,当然也可以选择乘坐缆车眺望整座城市的美丽景色。

当布拉索夫完全苏醒的时候,走在这座中世纪古城的街道,有点神秘却也开始温暖。将手机目的地定位在西城墙,这是除了黑教堂、老城广场和步行街外也非常值得一去的地方。它是中世纪布拉索夫古城的城墙遗址,现在保存完好,包括城墙上的两个眺望老城的望塔——白塔和黑塔。当站在望塔上望着被阳光洒下的老城区,我终于感受到那种历史古朴与神秘交织的气息。这个城市就像明信片一样存在于罗马尼亚。

 

锡纳亚,被群山包围着

华美的皇室宫殿、古老大气的山林城堡和幽深神秘的墨绿色大森林,在我们的心灵深处埋藏了一颗不为人知的种子。这颗种子就是对遥远神奇事物的憧憬,想象自己也能成为城堡的主人,或许是城堡里的一位精灵法师,抑或是一位让人倾慕的王子或者公主。

锡纳亚,这座群山环绕的小镇得名于著名的Peles城堡和锡纳亚修道院。它坐落在布加勒斯特至布拉索夫这条火车线上,从两个城市出发很容易达到。据说锡纳亚的火车站是罗马尼亚最美的火车站之一,可惜没有乘坐火车无从证实。

这座小镇最为人们所熟知的就是罗马尼亚霍亨索伦-西格玛林根王朝的第一位国王卡罗尔一世修建的夏宫——Peles城堡。如果说去罗马尼亚是为了吸血鬼的布朗城堡而来,那Peles城堡会令你感觉更惊艳:整个城堡的风格沿用了德国巴伐利亚地区的建筑风格(可以参考德国新天鹅城堡),是德国新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杰作。

欧式的洋房、花园和城堡令人充满向往,也深深地吸引着我们。Peles城堡也是罗马尼亚人拍摄婚纱和写真的取景地,想象童话故事里国王和王后的幸福生活在这里上演的画面,你会忍不住躲在角落为他们捕捉影像。清风吹拂轻薄的裙摆和令人艳羡的王子,我们只是这里的路人,带着所有梦境里的憧憬。

始建于1695年的锡纳亚修道院,由Mihai Cantacuzino王子建造,是锡纳亚另一个值得探索的地方,这里也曾是王室的居所,直到Peles城堡建成。修道院分为老教堂和大教堂两部分,老教堂和修道院一起建成,而大教堂则是在1846年才建成的。两个教堂都是典型的摩尔多瓦风格,这种风格的建筑在罗马尼亚东北靠摩尔多瓦的那一片宗教大区很流行。

很多人将锡纳亚作为一个短暂停留的目的地,其实在群山包围下,这附近还有很多高山滑雪度假村,如果你酷爱极限运动,这里一定不会令你失望。

 

布加勒斯特,消磨在老城的短暂时光

从抵达布加勒斯特起很少见到它晴天的样子,就像个阴郁的孩子。凌晨拖着行李箱走在老城区,香烟、啤酒、霓虹灯,还有无数男男女女的碰撞,你的经过不会被注意,这就是布加勒斯特的夜,我想这也是整个城市的人们在经过一天疲惫后释放自我的地方。

阴天在这个季节令布加勒斯特略显孤单,老城的街道一片寂静,穿过城市的花园道路,正巧看到一位妈妈带着一个萌娃走过,那天使般的面庞让我忍不住为他停留,他看到我的镜头一点没有羞涩并展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这是我在罗马尼亚看到过最灿烂的笑容,我想无论走过多少地方过了多长时间我都会记得。

在罗马尼亚的这几天,没有吃到太令人满意的餐食一直让我耿耿于怀,最后一晚,经朋友推荐来到一间1879年就有的古老餐厅Caru' cu bere。无论是餐厅外观建筑还是内部装潢,都充斥着中世纪的味道。进入餐厅,木制家具和镶板,大厅拱门上的壁画无不散发德国浪漫派的哥特式元素。墙壁的上部、拱门和整个天花板都涂上了油漆,而柱子上的藤蔓则是镀金的。餐厅就像它的介绍“in the heart of Bucharest and within its soul”一样,它是布加勒斯特的灵魂。起初,这里只是一间小小的啤酒屋,期间几经关闭和重开的波折,现在是可以容纳500人就餐的餐厅,在布加勒斯特占据着重要地位。它的招牌啤酒保留了最原始的酿造技术,依旧是这家餐厅创始人Nicolae Mircea当年从德国带来的味道。此外,一些手工食品也极受欢迎,我比较钟情这里的手工面包,烤制得酥香柔软,蘸取特制橄榄油和醋,令人回味无穷。餐厅一共三层,地下室曾经是酿酒的地窖,二层是一个由木地板台阶连接的阁楼区。晚餐期间有舞者表演传统舞蹈和歌曲并与食客互动烘托气氛。这间餐厅即使在凌晨也依然能看到门口等待叫号的人们,可见火爆程度。

或许罗马尼亚在短期内的发展水平还不能完全与其他欧盟国家齐平,但那些静谧优雅的小镇绝对是令人放松休闲的好去处,它的平淡与朴素需要用心去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