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晨光 点亮奥林匹克教育之光
2018-11-29

为服务社会,改善中国体育教育,让奥林匹克走近学生,走近每个普通人,20年来周晨光的每一步足迹都坚守着这份爱的主题,正是因为这份坚持,我国奥林匹克教育之光才能如此绚烂夺目。

| 文 · 本刊记者 胡静   实习记者 刘锦鑫

 

周晨光,海淀区羊坊店中心小学的一名普通体育教师,这位生于8月8日的教师似乎注定一辈子与奥林匹克有着难解的情缘。

作为中国第一位在小学开展奥林匹克教育实践的体育教师,他在2002年就策划举办了第一届模拟古代五项奥运会,开创了在小学中开展和推广奥林匹克教育的先河。

在日常体育教学中,他除了教孩子们基础体育项目,还自制器材教孩子们击剑、标枪、铁饼等竞赛项目,让孩子们真正接触奥运项目和奥运精神。不仅如此,他还和他的团队一起,奔波于全国各地,指导推广奥林匹克教育,至今步履不停。

 

明确奥林匹克教育方向

1988年刚进入工作岗位的周晨光,怀揣着一颗体育的爱国之心,满怀激情地希望用自己在体育大学学到的知识为学校的孩子们服务。于是吃住在学校,经常16个小时工作的他,一心扑在孩子们身上,这样一干就是10年。

10年过去了,从“121齐步走”开始学起的孩子们,渐渐地也在各项赛事上取得佳绩。由于孩子们的健身操编排出色,动作整齐划一,充满自信的精神面貌,总是能感染在场的每一个大人,周晨光因此也被选为国庆50年游行少先队方阵的总指挥、总教练。

但周晨光不满足于此,他深知教师是一个令人向往的职业,也是他一生的追求,教书育人为国家培养人才,肩负着民族和国家复兴的重任,可体育教师却很难体会到这种荣誉感;因为和主科老师相比总容易被忽视,那做什么才能帮助到广大体育老师呢?

于是周晨光心中产生了一个为体育老师设计一款教案编写电子软件的愿望。

但理想和现实总是有着一定的距离,当时开发一款这样的软件,至少需要15万元的投入,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之后,他偶然间得知首都体育学院的裴东光教授已经开发出类似的万达奇(one touch)体育教师备课软件。这让他欣喜不已,辗转结识到了裴教授后,让他想不到的是,他的奥林匹克教育之路也因此开始了。

作为我国第二位出国留学的体育学者,裴东光曾在加拿大主修“奥林匹克运动”。他认为,“奥运精神是在潜移默化中培养、发扬光大的,是提高国民素质的最好方式之一。奥林匹克运动的核心是教育,是要教会青少年热爱体育,把体育作为一种生活方式。通过奥林匹克教育补充学校体育中缺失的‘育’。”

通过与裴教授的深刻交流,裴教授对体育的理解,对奥林匹克精神的追求深深感染了周晨光。一次彻夜长谈后,两人找到了共同追寻的奥林匹克理想,裴东光的教育理念也终于找到了承载平台。如果说周晨光第一个人生坐标是成为一名体育老师,那宣传奥林匹克教育就是他人生的第二个坐标。

从此,周晨光一边随着裴东光在全国各地推广这款软件,一边结识着全国各地的体育老师。

在此期间,周晨光了解到了老师们的诉求,加深了对于体育的理解,在这期间更重要的是他开始致力于青少年奥林匹克教育实践探索的研究,迈出了他奥林匹克教育实践落地的第一步。

 

开创奥林匹克教育的先河

2000年7月,首都体育学院奥林匹克执行团队正式成立。申奥成功后,团队决定以羊坊店中心小学为试点,举办第一届模拟古代奥运会。

举办模拟奥运会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起初,当周晨光将举办奥运会的想法传达给大家时,通常得到的反馈都会是反对和不支持,原因很简单,做这个没意义,带不来任何实际成绩。

但周晨光没有因此而气馁,没有支持就利用自己上课以及课余的时间给孩子们介绍。没有任何资助,周晨光就变身为“破烂王”走遍北京各大旧货市场,寻找可以成为模拟古代奥运会的代用品。他从西单一家橄榄油公司找到了橄榄枝的原型;从利康旧货市场找到北京1990年亚运会塑料火炬手电;借到国际田联少儿趣味田径软式体育器材并进行了仿制;邀请朋友根据古希腊出土银币样式仿制了奥运奖牌。另外,他还为每一个参加的孩子印制了证书,每个证书都有奥运冠军的亲笔签名。现如今,这些珍贵的证书在奥运收藏界,其价值至少翻了500倍。

开模拟奥运会,周晨光最重要的工作是需要制作一个圣火台,但当时没有人见过或是了解原型,他就参考了大量资料后自己设计了一个。到制作时周晨光犯了难,他的预算早已经花得七七八八,最终只得在路边找了位木匠帮助制作,两人讨价还价到200元。

木匠询问用途,周晨光说“给孩子们开个小奥运会,让孩子们感受点燃奥运圣火的神圣。”做了三天,终于完工,到结账时,木匠把周晨光拉到一边,这时周晨光有些忐忑,因为他深知木匠这份工作的付出可远不止这可怜的200元,本以为木匠会向他加价,而周晨光听到的却是让他铭记一生的一段话。

“周老师,你在为孩子们做一件好事,我出来打工,一个是为了挣钱养家,还有就是希望把好的知识文化带回给家乡的孩子,你们能不能给我们安徽山区老家的孩子们也办个奥运会,让我们的孩子也感受一下点燃圣火的神圣?这个工钱我就不要了,作为和你的约定。”

周晨光对此深受感动,“我一定会帮你完成这个愿望,有条件要去,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去。”

经过1年的准备,周晨光的模拟奥运会终于开幕了。开幕式那天,学生们代表不同国家、身着各异服饰入场,演绎火炬传递。当身穿洁白长袍、头戴橄榄枝的奥运小天使点燃圣火,当寂静中传来空灵的《体育颂》,全场一派温馨与感动。裴东光教授作为模拟奥运会的发起人、见证人和在场许多教师都落泪了,“这才是体育原本的样子”成为了在场观众的一致心声。

 

用心、用爱开启奥林匹克教育模式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高度赞扬北京的奥林匹克教育,称“在奥运会开幕之前,中国已经拿到了第一块金牌。”而开启北京奥林匹克教育实践模式的正是周晨光和他的导师裴东光所带领的团队。

如果说裴东光教授是周晨光奥林匹克教育理论思想与精神的领路人,那么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李力研和中国游戏大王吴纪安则是他在这条道路上实践与延展的指路人,一个为他解决了在体育教育研究与实践落地上的矛盾问题,一个为他在教育实践中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周晨光说,“李力研所著的《野蛮的文明:体育的哲学宣言》一书中指出,以中国传统体育为代表的东方体育是哲学体育,其实质是对宇宙的把握;西方体育则是一种物理体育,其实质是对生命的展现。这种理论学说是我之前不曾接触到的,也驱散了我前10年作为体育老师的迷茫。偶然结识中国游戏大王吴纪安老师后,他就鼓励我,让我在教育上尽量向游戏这方面靠,让孩子们在玩中学,在玩中成长,这样将学有所乐,学有所成,更容易被孩子们所接受。”

因此周晨光开动脑筋,开发出各式各样的简便运动器具,编排出各式趣味运动游戏。如标枪是饮料瓶接成的、铁饼是废包装箱瓦楞纸做的、棒球是装修剩余的塑料管和保温管做的、击剑是海绵用胶条缠起来的,这些道具既安全又能激发孩子们运动的兴趣。

周晨光发明的多功能环保纸足球,不仅在自己的学校广泛传播,在全国上下也广为传播,被各地学校所广泛采纳。羊坊店中心小学当时大约有1200个孩子,而足球总数远远超过了5000只。足球还被学生当作礼花和礼炮来放。每当贵客来访或者学校颁奖,全校的学生人人都拿着球,使劲地往地上砸,产生的声响比真正的礼炮还大。再把五彩的球抛向高空,便演化成漫天的礼花。

2015年周晨光还举办了“模拟冬奥会”,提出“冬奥未至我先行”的口号。“我们利用身边的工具和器材,在春夏之交,模拟冬天的比赛。”周晨光说。他带领孩子们将带轮的美发用小椅子稍加改造,变成滑雪、滑冰的器材;把小滑板车、雪车加以改造,变成各式各样的滑雪橇。“许多同学参与进来后,感受到运动的快乐,奥运种子不知不觉中就在大家的心里生根发芽。”

英国文化、媒体和体育大臣泰萨·乔威尔对此曾评价说:“这些孩子不是要为夺得奖牌而训练的小运动员,他们只是非常普通的小学生,但他们所做的一切却体现了奥林匹克的理想:团结和友谊。感谢你们将奥林匹克理想变成了现实!”

“这个学校到处都弥漫着奥林匹克的气息,奥林匹克已经在这里生根发芽,这里的奥林匹克教育开展得非常好。”国际奥委会文化与教育委员会委员穆勒教授也曾给予了高度评价。

周晨光骄傲地表示,“在体育课上,我们更多的是用游戏的形式将高深的奥林匹克运动项目、思想、精神、文化等,通过学中玩,玩中学,给简化拆解了。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同学们越来越喜欢上体育课,越来越多地从体育活动中享受到乐趣,逐渐形成了良好的习惯。这些都是羊坊店中心小学多年来坚持不懈努力所呈现出的结果,也是对中国青少年奥林匹克教育的贡献。这一切并不是我个人努力所能完成的,是我所在的奥林匹克教育执行团队共同的努力,客观上也离不开中国奥林匹克教育的大趋势。”

没有体育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没有教育的体育是走向歧途的体育。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之父顾拜旦早在1894年国际奥委会成立之际,就把教育定位为奥林匹克运动的核心任务,强调奥林匹克运动是增强体质、意志和精神并使之全面发展的一种生活哲学,奥林匹克谋求的就是把体育运动与文化和教育相融合,创造一种以奋斗为乐、发挥良好榜样的教育作用,并尊重基本公德为基础的生活方式。

“孩子们通常都有强烈的上进心,他们希望做完美的人、优秀的人,通过我们的教育,参与体育锻炼会逐渐成为孩子们潜意识的需求,我们也正是希望以循循善诱的方式让孩子们参与体育锻炼,而不是用外界的强迫手段。”周晨光说。

 

为中国而教

周晨光对于体育教育的不懈努力,得到了北京奥组委的充分肯定,他也因此成为了光荣的奥运火炬手。“我是在北京作为第196棒火炬手进行的传递。因为我是8月8日的生日,组委会原打算安排我在自己生日的当天传递火炬。但由于客观因素的限制,选择把我安排在了8月7日,当我作为火炬手高高举起熊熊燃烧的火炬跑在众人前面时,我觉得奥林匹克精神的神圣被诠释得淋漓尽致。作为一名小学体育老师,因为长期坚持带领孩子们开展丰富多彩的奥林匹克教育实践活动,而被选拔成为火炬手,是一种无上荣光。能有这样的机会亲身参与、感受、体验、触摸奥林匹克的美好,不仅是一份荣誉更是一种践行与传承!更是一种责任与担当!要在温暖自己的前提下,传递给更多的人!”

教育是一个生命影响另一个生命,教育的复兴之路,就是舍得用生命去陪伴弱小的生命,相伴间共同成长。而奥林匹克教育就是要帮助中国青少年树立积极向上、健康阳光的人生观;追求卓越、唯美讲究的价值观;理解包容、合作分享的世界观;神圣、美丽、尊严、浪漫的体验观。最近20年来,周晨光所做的只有这一件事,就是帮助中国的孩子树立这样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

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之后,周晨光开始关注如何让更多的人参与、感受、体验和触摸了解奥林匹克。他认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很多普通人没有机会真正地参与和享受奥林匹克运动带来的乐趣。这也坚定了他将奥林匹克教育,用实践体验创新的方式呈现给世人的做法,简单说就是奥林匹克教育应该少一些说教,多一些帮教;少一些形式,多一些务实;少一些等待,多一些践行。

为迎接2022年冬季奥运会,响应“百万人上冰雪”的号召,周晨光开始致力于冰壶运动的姊妹篇“地壶球”也称旱地冰壶的推广和体验活动。他希望通过宣传这种深受群众喜爱的冬奥运动,通过参与体验,提升群众对冰雪运动的认知,吸引更多的百姓参与到冰雪运动中来,激发社区群众参与冬季体育健身运动的热情,让更多的人乐享冬奥。

说起地壶球在国内的开展和推广,周晨光滔滔不绝,“由于它和冰壶运动极其相似,且不受冰雪条件限制。截止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有近90个城市,世界已经有19个国家开展这项运动。在中国已经举行过两次全国锦标赛。参与人群从两岁的小朋友一直到近90岁高龄老人。我也因为对冬季奥林匹克教育工作的长期热情坚持积累了丰富实践经验,被世界地壶球联合会推举为中国区专家委员会副主席。”

周晨光表示,“作为体育老师,我能为青少年奥林匹克教育,传播贡献自己的知识与力量,是最大的骄傲与自豪!”他也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教师加入到奥林匹克教育中来,扎扎实实地为国家的体育事业发展尽点绵薄之力。

为服务社会,改善中国体育教育,让奥林匹克走近学生,走近每个普通人,20年来周晨光的每一步足迹都坚守着这份爱的主题,正是因为这份坚持,我国奥林匹克教育之光才能如此绚烂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