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鞋首富宗庆后 敢想敢拼已远远不够
2018-10-25

改革开放至今的40年是中国商业风云激荡的时代,许多曾经红极一时的品牌已从公众视野消失,许多叱咤风云的传奇人物陨落或沉寂……这些20世纪末起于草根的商业巨擘中,宗庆后是少有的坚守至今的企业家。

| 文 · 刘洋

 

2018年8月初的北京迎来了一年中最热的“桑拿天”,街边满树的知了声是这个时节最喧闹的背景音。8月4日正午,宗庆后一行三人专程前来接受“改革开放40周年”专题采访,当他的车开进来的时候,身边的同事感慨:“嗬!这车型号,够老的!”

脚着布鞋的,正是宗庆后本人。

1987年,宗庆后42岁,他与两名退休教师,用14万元借款,代销汽水、冰棒及文具纸张开始了创业历程。创业当年又成立了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杭州保灵儿童营养食品厂,1990年娃哈哈产值突破亿元大关。至今,娃哈哈多次登上胡润品牌榜,宗庆后则3次问鼎中国首富,2018年娃哈哈位列中国品牌价值榜第37位。

改革开放至今的40年是中国商业风云激荡的时代。大浪淘沙,潮起潮落,许多曾经红极一时的品牌已从公众视野消失,许多叱咤风云的传奇人物陨落或沉寂⋯⋯这些20世纪末起于草根的商业巨擘中,宗庆后是少有的坚守至今的企业家。

如今,73岁的宗庆后仍然坚持每天7点前到办公室,常常晚上10点后才离开,面对庞大的娃哈哈饮料王国,依然事必躬亲,甚至娃哈哈出厂的每一种饮料,他都要亲自品尝。人们将他的这种“集权”治理方式称为霸主,但宗庆后认为并无不妥,因为“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不集权内耗太大,根本做不起来”。

宗庆后回忆说:“以前体力劳动多,现在主要是脑力劳动,感觉每天工作比以前轻松,如果不干活反而有点无聊。”如今的宗庆后,戒掉了抽烟的习惯,生活更加规律。“我从小苦惯了,现在确实比较节俭,不是有钱人就应该奢侈浪费,我们应该永远把自己当作普通人看待”。

 

路太长了,时间太长了,影子太多了,回忆太重了。

——季羡林

谈及40年前的改革开放,宗庆后说:“改革开放给了我一次创业的机会,也给了我一个发展事业成功的机会。”

宗庆后17岁便开始上山下乡,来到舟山马目农场。舟山马目农场本是一个关押犯人的劳改场,后来移交给地方成为国营农场,人们称之为“舟山西伯利亚”。

在那里,宗庆后每天挖沟修坝,拉土堆石。后来农场因为土地盐碱度太高,实在种不了什么农作物,只好精简人员,于是宗庆后又被转到了位于绍兴的一个茶场。

在那里,宗庆后学会了很多农活,“我那时候还学会了杀猪,那是一百五六十斤的猪啊!”宗庆后说。直到15年后的1978年,宗庆后才回到杭州。

他回忆,1978年改革开放,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将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但当时有的地方还吃不饱、穿不暖。“当时物资相当紧缺,买粮食都要粮票,食用油要油票,反正什么都要票限量供应”,但是没过几年,农村开始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这让农民的积极性得以释放,各种票证便成为了历史。

而后,工厂开始实行经济责任承包制,一批工厂因此而活跃起来,有了效益;引进外资,带来了大量资金和技术。多年的改革开放也让宗庆后切实感受到了人们生活的变化,“原来,我们一家7口人住在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我们4个兄弟住在小阁楼,要平躺着上去才能睡觉,现在居民的住房条件改善了,老百姓生活也改善了,跟以前比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1987年,42岁的宗庆后靠着借来的14万元钱接手连年亏损的杭州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开始了创业生涯。当年7月,宗庆后建立了“杭州保灵儿童营养食品厂”,代加工灌装花粉口服液。

这一年,工厂取得了22.2万元的年利润,比原计划的10万元多出一倍有余,不仅如此,宗庆后还拥有了300平方米生产、营业用房,一条生产线和130余位职工。紧接着,宗庆后拿出一部分资金,找营养专家研制出以桂圆、红枣、山楂等为原料的营养液,并确定命名为“娃哈哈儿童营养液”。

42岁创业,在现在的年轻人看来,多少有些 “大器晚成”的感觉。宗庆后解释,“我42岁才创业是因为之前没有机会,直到42岁才有机会”。

宗庆后回忆,中国民营企业飞速发展是在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后,而1991年,宗庆后带领100多名农民工兼并了拥有2000余人、资不抵债的罐头厂 。

原本政府仅希望他能接收罐头工厂的500名员工,而且不用花钱,但宗庆后决定将2000多名员工及500多名退休人员全部接收,而且花了8000多万元偿还了国有资本的投入及该厂的贷款债务,可以说在当时是高价有偿兼并了这家罐头厂。

“兼并后3个月罐头厂就扭亏为盈了,所以这个兼并还算是比较成功的”,宗庆后说。尽管产品好销,但仍难以满足2000余名工人的工作,于是开发了果奶打开新的市场,从此娃哈哈开始转向开发饮料产品。

从物质紧缺时代走过来的宗庆后,是实体经济的拥趸,“实体经济创造财富,大家才能过上好日子,新经济我认为是要帮助实体经济在技术和服务方面做提高的”。对于互联网他也有自己的看法,曾谈到“不反对互联网技术,但反对互联网花钱买流量,把实体经济价格搞乱”。

在采访中,宗庆后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他谈到,电商是一种新的销售模式,正常来说这是对零售业的一个补充,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的便利,但现在有些电商花钱买流量,将产品采购进来后便宜卖出,“等他把市场做大又提价了,而实体企业的利润却被大幅地挤压”。他认为,未来还是要回归实体商业,“人总归要有一点生活乐趣,不可能总在家里用手机做全部事情而不出门”。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

——陶渊明《形影神赠答诗》

21世纪伊始,娃哈哈便经历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中影响最大的国际商战,这场商战被称为“达娃之争”。

1996年,法国企业达能与娃哈哈共同成立合资公司,达能占股51%,娃哈哈占股49%。在合作初期,公司效益非常好,这让达能从中获利30多亿元。娃哈哈也通过自身优秀的产品和行之有效的营销不断扩大规模、做大做强。

但对方看到没有投资的娃哈哈这个非合资企业效益很好,而达能所投资的乐百氏等其他企业却效益连年下滑,于是不顾其倡导设立且明知这些是非合资企业的事实,指责娃哈哈“私下设立非合资企业侵占合资公司利益”,提出要以净资产价格收购这些企业,宗庆后拒绝了这一无理要求。

在达娃之争开始时期,有记者曾问达能时任亚太区总裁的范易谋,如果宗庆后独立了怎么办。范易谋回答,不能让这件事发生,如果发生了,那么这个人(宗庆后)将在诉讼中度过余生。后来这位记者回忆曾谈到,当时范易谋这样的回答让这件事走向了感性化和非理性化。

“我们当时和达能合资是响应国家引进外资的号召,加上达能是世界有名的食品饮料企业,我们想通过跟他的合作也能促进自己加快发展,当时(娃哈哈)效益比较好,并不是求他合资救命”,宗庆后对记者说。

达娃之争最终在2009年,经过中法两国高层的协调达成了友好和解,达能同意将其在合资公司中的51%的股份出售给中方合资伙伴。

再次回顾这场国际商战,宗庆后总结,“自己没有错就要坚持,我们不欺负人,也不能让人家欺负我们。”

如今,娃哈哈开始进军大健康产业。把产品从“安全”转向“健康”,为消费者提供附加值更高的优质产品是娃哈哈下阶段的目标。宗庆后谈到,大健康产业依然属于娃哈哈的主业,娃哈哈最早就是做保健品的。

“现在老百姓收入提高了,对消费需求档次也提高了,以前营养不够,现在有点营养过剩,通过中医食疗理论,希望用老祖宗留下来的这些宝贵遗产,结合现代的生物工程技术开发保健品,解决老百姓亚健康问题,这也是我们的主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之一。”宗庆后说。

他还谈到,目前娃哈哈的设备很少依赖进口,自己建立了机电研究院和精密机械制造公司,模具、饮料生产线都自己开发。同时娃哈哈还是工信部的“两化融合”示范企业,初步实现了饮料的智能化生产,与此同时娃哈哈也在依托现有的机械设计和制造力量,积极向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目前已成功开发了多款不同功能的机器人。

 

我知道,未来的路不会比过去的更笔直,更平坦,但是我并不恐惧。

——季羡林

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中国再次向世界宣布,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具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及主动扩大进口等扩大开放举措。

娃哈哈作为中国民营企业的代表,其30多年的发展史既有时代大势的助推,也是个人奋斗的成果。来自江浙的宗庆后是浙商的一员,他评价浙商“敢创新、讲诚信、敢闯荡”。

“中国民营企业一开始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奋斗,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而战,现在有了一定的财富积累,应该反馈社会,这样才能得到社会的尊重,才能让社会更和谐。”宗庆后说。

中国民营企业营商环境在逐渐改善,但宗庆后认为,审批制度改革亟待进行。企业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支持与帮助,浙江“最多跑一次”的改革让我们看到政府在这方面的决心和行动,但审批制度的改革应该持续不断地深化下去,为企业的发展提供更多的便利。“这个转变确实很难,经济要放活,让企业自由去发展,自由去竞争,要公平合理正常地竞争,中国民营企业不怕竞争。”宗庆后说。

时代在飞速变化,宗庆后也毫不懈怠。5年前,68岁的宗庆后曾说,自己还很年轻,可以再干20年,这也让外界对于娃哈哈未来的掌舵人更加津津乐道。

对此,宗庆后谈到,现在女儿宗馥莉掌管了企业的1/3,同时她还开发了其他产业。宗庆后自己也开始培养管理层,做流程改造、岗位责任制和分级授权。但宗庆后也感到,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尚未成熟,职业道德和业务水平均未达到理想水平。

“娃哈哈现在31岁,对人生来说是最好的时候,所以应该更加奋发努力把企业做强做大。现在也在寻找再发展一个产业,娃哈哈发展肯定比较稳健,不做自己能力做不到的事情。”宗庆后说。

宗庆后谈到,改革开放最关键就是打破了平均主义大锅饭,鼓励老百姓自主创业创造财富,培育了中国的制造业,让整个国家富起来,继续坚持改革开放,国家会发展得更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提高老百姓收入,要扩大分配,让老百姓消费,这样经济会发展得更快。”

宗庆后表示,中国的发展要拉动内需,而非依靠出口发展经济。住房、教育、医疗需要重点解决,特别是房价高企令众多年轻消费者难以承受。

“如果我们让老百姓的收入提高了,把他们的消费拉动起来,我们的经济还会高速发展。”宗庆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