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姑娘 玛丽•博拉
2018-05-18

玛丽·博拉从传统男性领域的汽车大厂历练而出,为通用汽车带来务实、沟通、关注消费者、获利优先的良好新文化,并有了实际的获利成绩,如今也成为许多职场女性的新典范。

| 文 · 万景绍

 

美国通用汽车在历史上曾是美国最大公司,也曾长期是全球最大汽车厂商,但过去的辉煌在2009年宣布破产时化为乌有,使人们现在一想到通用汽车就浮现当初破产的惨况。经过痛苦的重整,通用汽车重新站稳脚步,2013 年底美国政府出清最后的通用汽车持股,象征注资拯救通用汽车的行动画上句号。

2014年1月,玛丽·博拉(Mary Barra)在这个关键时刻接掌通用汽车,成为通用汽车首位女性CEO,继IBM的金妮·罗曼蒂、惠普的梅格·怀特曼和洛克希德·马丁的玛瑞琳·海伍森之后,第四个在美国蓝筹公司担任CEO 的女性,也是全球汽车制造工业第一位女性CEO,男权当道的汽车业,这位底特律女强人创造了历史。

 

土生土长的汽车人

在男性唱主角的美国汽车界,博拉并不是一位非常抢眼的人物。2013年12月10日董事会宣布任命她为CEO时,许多记者甚至拿不准她的姓怎么拼写,公司也没有对她进行预热宣传。

博拉本人也很低调,不喜欢像汽车城的其他高管那样,偶尔给记者们透露点小道消息。在通用服务了这么多年之后,有人评价她,“从车间到设计室再到董事会,再也没有谁比她更能摸准通用的脉搏”。

在美国汽车界,人们习惯称汽车公司的高管为“汽车伙计”(Car guy),因为“他们的血液里流淌着汽油”。博拉被任命为通用汽车CEO后,有些媒体开始称她为“汽车姑娘”(Car gal)了。

博拉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汽车人。她1961年12月24日出生在底特律,“那并不是一个好日子,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的生日礼物和圣诞礼物是不是一回事”。她的父亲是通用旗下庞蒂亚克品牌的一名铸模工人,母亲是位簿记员。

博拉从小喜欢数学和科学课,从父亲身上继承了对汽车的热爱。“我还记得每当有新车入店时,经销商就会用纸把窗户蒙上,等到揭幕那一天才打开。人们都围在窗口,先睹为快。”

1980年,博拉进入通用汽车公司办的通用学院,目标是成为一位工程师。同一年,她的父亲从庞蒂亚克退休,他在那儿工作了39年。

随后,博拉在通用学院取得了科学学士学位,成为通用公司的一名电气工程师。1988年,她又获得斯坦福大学的奖学金,1990年在那里拿到MBA。

在公司里,她一步一个脚印,先后担任过工程师、工厂经理等职务,直到进入公司高层。

在33年供职通用的职业生涯中,博拉始终以全力以赴的态度对待工作。“把每份工作当作毕生的事业来看待,做到能够完完全全地驾驭它。”

博拉是个敬业的领导。她每天起得很早,6点钟已经坐在办公室里了。博拉说话轻声细语,却意志坚定。她喜欢说的一句话是“我们不是为了参与竞争,而是要在竞争中取胜”。

她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这样总结自己的经验,“真正做出成绩,同时保持高度的诚信和团队精神,其他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根本不需要去提升职的要求,也不需要去提涨工资的要求。”

 

改变企业态度

玛丽·博拉上任至今已4年,可说将通用汽车完全改头换面,她打破了通用汽车所有的旧规矩,引进许多新观念。通用汽车最大的转变,是对消费者的态度,以往高高在上的心态全盘改变,如今通用汽车从研发与制造决策开始,就把消费者优先的想法放在心上。现在通用员工的座右铭是“顾客优先”“为顾客看好荷包”。

博拉上任后处理的第一个重大危机,其过程也反映出这样的文化转变。早在2004年以前,通用汽车员工就知道点火系统有问题,会引发致命故障,2005年时就曾内部会议讨论,但却故意隐匿,直到博拉上任后的 2014 年2月此事才遭揭发。博拉在听证会上坦白表示不知为何如此重大的错误竟然花了10年都不进行召回换修,她立即进行大规模召回换修。最初只召回80万辆,最终召回3000万辆。通用汽车开始只承认造成13人死亡,博拉扩大追认,最终承认124人死亡并予以赔偿,赔偿金高达6亿美元,并额外支付美国政府罚款9亿美元。

博拉直接承认错误,并不惜“该赔多少就赔”的态度,让通用汽车的公众形象大有改善,虽然付出庞大代价,但是得到的品牌信任价值,则是金钱难以估算。

博拉要全公司积极吸取这个教训,认清解决问题最好的时机是在问题小的时候就发觉并赶紧解决,而非一味掩盖,若等到再也遮掩不住东窗事发,到时就得付出庞大代价。博拉从此要求通用汽车每个员工都要能及早发现问题,并提出问题以便得到协助解决。

 

化繁为简 精简企业

就任CEO之前,博拉担任美国通用汽车全球产品开发、采购与供应执行副总裁并部分负责欧宝重组。在她的带领下,雪佛兰Impala被美国《消费者报告》评为美国最佳房车,夺回日欧厂家占据20年的宝座;雪佛兰开发的全新克尔维特Stingray和Silverado 1500皮卡包揽2014北美年度轿车和卡车车型,这在美国通用历史上为首次。

除了熟谙生产制造与产品开发,博拉在人力资源部门就职期间,还展现出打破固有的通用汽车文化体系的决心和魄力。担任负责人力资源的副总裁后不久,她就拿公司保守繁复的着装规定开刀。她将长达10多页的员工穿衣规范简化为一句话——“你认为得体就好”。颁布后不久大家就看到博拉涂着黑色指甲油出现在他们面前。

化繁为简似乎是博拉天生擅长的。在担任产品研发部门负责人时,她为公司制定了大幅削减产品平台数量的规划,以缩减开支,提高产品质量。她还打破多个高管负责产品研发的旧模式,导致通用公司裁撤了20个高级职位。

美国通用汽车破产重整以来,在博拉的带领下度过了点火系统召回危机,变得更精简、强大。她不再追求无谓的扩张,而是获利优先,若是在某个市场或某个领域无法达到领导地位不能获利,美国通用宁可放弃,宁愿做少一点汽车,赚更多的钱。

过去美国通用汽车曾于1954年退出印度市场,之后于1994年因印度开放市场再度进入,但是通用汽车在印度市场市占率一直只有个位数。博拉认为在印度市场无法获利,于是果断决定在2017年底完全退出。除了印度以外,其他赔钱市场包括俄罗斯、澳洲、南非也一样断然退出。

在欧洲市场,美国通用汽车虽然有庞大营收,却没有获利,只是徒做白工,因此也积极切割。通用汽车于1925年收购英国佛贺汽车,在1929年收购德国欧宝,成为通用汽车在欧洲最大品牌,佛贺并入欧宝成为其子品牌。2017年3月,博拉断然把欧宝与佛贺及其他子部门以22亿欧元出售给法国宝狮汽车母公司PSA。

博拉这些作风与通用汽车过去走上破产的历史风格截然相反。过去的通用因为身为最大车厂的自傲,把最大车厂的无谓虚名看得比获利还重要,更忽视了消费者,为了进行无意义的最大车厂头衔争夺战,冲刺大而无当的不必要产能。2006年时的庞大厂房规模使通用地产价值高达185亿美元,机械设备总值更高达510亿美元,但是产能利用率只有六成。庞大产能带来的负担,加上几十年累积的退休金隐藏负债,压垮了通用当年的财务,一年要烧掉160亿美元;而 2004年至2006年间,净损失高达119亿美元。

相对的,博拉上任后的2014年至2016年间,通用汽车则赚进138亿美元现金流,获利208亿美元。现在的通用汽车在瘦身后,2016年财报中地产仅有66亿美元,机械设备价值也只剩228亿美元;当年庞大的厂房规模,年生产910万辆汽车,如今规模不到一半,却能年生产620万辆汽车,产量只缩减了1/3,也就间接证明产能利用率有显著的提升。

 

改造百年通用

一直以来,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是底特律这座汽车城的代名词。但博拉却认为,汽车的未来不在底特律,而是在旧金山。

2016年底,雪佛兰Bolt纯电动车美国市场上市,续航里程高达383公里,在市场上击败了被大肆炒作的特斯拉Model 3成为目前最畅销的非豪华版纯电动车。将燃油车业务改为电动车业务,这其实只是动力选择的不同,在业务上并没有实质的改变。但未来的危机并不只有新能源,在互联网势力大举入侵的情况下,如何扭转自身,将百年通用改造成一家适应现代互联网环境的科技公司才是关键。

博拉强调,光是有好点子或是吸引人的口号是没用的,唯有通用汽车专注于其上,并下了足够的投资,把好的点子与主张实现出来,才有实际意义。博拉也亲自实践了这点。通用在她的领导下,积极冲刺新技术,积极研发包括共享共乘技术、自动驾驶技术,以及电动车。

两年前的一天,博拉坐在一辆无人驾驶样车的后座,在旧金山的市中心兜风。她想亲眼看看,自动化操作能否大规模并且安全地取代司机的地位。经过那次试乘后,博拉认为无人驾驶汽车值得通用汽车进行投资,并下定决心要加速研究。6个月后,通用汽车开始在密歇根制造一批拥有无人驾驶功能的新型电动汽车 Chevrolet Bolt。

博拉为了加速在无人驾驶领域的步伐,2017年通用汽车向无人驾驶汽车和其他前沿科技投资了6亿美元,并花1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硅谷无人车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而博拉在旧金山乘坐的无人驾驶样车,就是Cruise Automation提供的技术。

博拉说,现阶段她的任务是带领美国通用汽车做好自动驾驶汽车,既要保留传统汽车的优势,又要成为未来汽车的领军人。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分享过通用汽车关于构建未来个人出行的蓝图,其最终目标是要实现“零事故、零排放、零拥堵”的美好愿景,并为消费者提供更安全、更优化、可持续的个人出行解决方案。这就要求通用汽车在自动驾驶、智能网联等方面必须迈出一大步。

“我们对这件事的态度非常非常认真、坚决,我们进入自动驾驶领域不是为了竞争,不是因为从众,而是要成为这个领域的赢家。”博拉自信满满。

1975年,女权运动刚刚在美国兴起时,汽车城底特律的一家杂志问过一个问题:通用汽车会产生一位女CEO吗?几十年过去了,这个问题终于有了肯定的答案。

虽然女权运动在全球已开展多年,但职场上的男女力量仍旧悬殊,尤其在大型跨国公司,女性CEO并不多见。

从此前情况看,女性掌控一家大型企业绝非易事,其中不乏黯然离场者。人称“铁娘子”的惠普CEO卡莉·菲奥莉娜,这位女强人最后的结果是黯然离场;Yahoo前CEO梅尔一败涂地导致连Yahoo本身都消失;Theranos女创办人伊莉莎白·福尔摩斯更遭被爆出整个创业是一场骗局。

就在这些女性领袖蒙尘时,玛丽·博拉从传统男性领域的汽车大厂历练而出,为通用汽车带来务实、沟通、关注消费者、获利优先的良好新文化,并有了实际的获利成绩,如今也成为许多职场女性的新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