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贵州的画架人生
2019-08-15

美术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标志。从远古时代北京猿人用矿物颜料染红的兽骨装饰,到史前人类岩画遗址,再到初民时代如半坡遗址的陶器纹饰,这一幅幅、一件件经典的作品,构成了人们鲜明的视觉形象,印证着美术在人类文明进程中的作用。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国著名教育学家、前教育部部长蒋南翔曾说过,“教师、教材和教具是学校的三大基本建设”。对于学美术的人来说,画架便是一个重要的学习装备。

非中文化交流协会秘书长、被肯尼亚体育与文化遗产部授予“非中文化交流大使”的朱贵州很喜欢自己的画意人生,但他更喜欢抒发自己的画架情怀。

 

受制于画架的美术创作

“我上大学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毕业后又留在美院当老师,后来虽然不当老师了,但从事的行业一直与美术相关。可以说,是美术改变了我的人生。”见到朱贵州时,他刚带着自己研发的新一代多功能考格沃画架,参加第13届中国文化用品商品交易会回京。

回想起自己年轻时学习绘画的经历,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朱贵州很是感慨:“我当初学绘画时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画架,有的也就是那种很笨重的木制画架,这还得是在有条件的地方才能看到。当时,我们学绘画就是用椅子靠背做画架,两把椅子对着放,一个坐人一个作为支撑画板的画架使用。到野外写生时用的画夹子,也都是自己用三合板和布做的。”

“现在市场上的画架,一般有两大类:一类画架基本是木制为主,体积较大,它强调的是大和稳定;另一类是写生用的便携画具。以前画写生,都是用木制的画箱里面装颜料外面加支撑的金属腿制成,这种常见的画箱已经沿用了几十年。”朱贵州介绍说,近些年市场上出现了用摄影器材改造成的写生三脚画架,这种便携式的画架优点是便捷轻便,但也有一些弊端,它没有可收纳空间和放置绘画用品的工作台。

“给创作及学习绘画的人设计一款既实用又美观便利的画架,解决他们绘画中的痛点,提升大家在艺术创作过程中的美好体验和享受,这对整个美术和教育行业将是一种福音。”朱贵州下定决心,一定要设计出一款既实用又美观的产品,以解决从事美术专业人士的使用痛点。

 

致力于解决绘画的痛点

研发产品首先要了解使用者的需求,为此,朱贵州带着团队开始了历时近一年的走访调研。调研从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鲁迅美术学院这些专业美术类院校开始,延伸至遍布全国各地的相关院校美术专业师生,拓展到散落于大街小巷的美术艺考类培训学校、培训班。

在综合大量的调研和数据分析之后,一款集可便携、有收纳等功能为一体、适用于室内外使用的三合一画架,渐渐在朱贵州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对于艺术家而言,把自己想象中的美好画面呈现在纸上并非难事。但就工业设计而言,要把创意变成图纸,最终转化成产品,则不仅需要有艺术的灵光,更要有严谨的思维和科学的方法。尽管朱贵州是学工业设计出身的,又有多年的设计实践经验,但要真正把这个想象中多功能创意画架从图纸变成产品,他还是经历了一段前所未有的迷途跋涉和技术攻关。

画架的功能多了,就意味着设计的难度系数增加,每一个细小的零件、细微的环节,都必须考虑周全。建模、推算、验证,不行再重来,就这样一次次的计算,一遍遍的推导……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朱贵州放弃了多个大型展览工程业务,把自己全部精力都投到了画架的研制上。

研发过程既消耗时间和精力,也在消耗人力、物力和财力。历经了将近3年时间的设计和试验,从第一代到第二代,从失败到成功,反复试验。从市场反馈到最终定型,现在终于推出了第二代考格沃多功能画架产品。

 

决胜于适用性强的画架

第二代考格沃多功能画架最大的特点是功能多还便携,可满足画室教学、写生、艺术考试的三合一功能。朱贵州介绍说,第二代考格沃画架的便利性比第一代有很大的改进,造价也有很多的降低;相比市场同类产品,考格沃多功能便携画架具有多角度旋转平板托架、多功能工作平台、大容量收纳储物袋,画架极便利的快速展开收合、稳定的站立支脚、携带方便适应各种环境等6大特点。

对于绘画写生的人来说,仅有一个好的画架还不够,还需要一个便利的、便于打理的调色盘。朱贵州结合现有产品特点,在产品更新换代时做了一个开放式手带手柄设计,把调色板手扣拿方式改成手戴的方式,可以握可以抓;还研发了一款与调色板配套使用的调色膜,无论是手拿调色板,还是在绘画后清洗的方式上,都是颠覆性的设计,既环保又实用。

第二代多功能画架研制成功后,迅速得到了广大使用者的认可和欢迎,并在前不久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举行的第二届“一带一路”非中文化论坛暨非中艺术交流展上,得到与会艺术家一致好评:考格沃多功能画架是一款功能比较完善、非常好用的产品。

“让产品更美好”“让产品更美丽”,朱贵州正在为产品的下一个目标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