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珍品景泰蓝
2019-06-14

景泰蓝,在中国泱泱数千年的具有优秀传统工艺美术发展史上,以其变化多姿的淳厚造型,精湛严谨的纹饰技巧,金碧辉煌的迷人色泽以及流光溢彩的艺术韵律和独树一帜的民族风格,成为载誉世界文化宝库中优秀的艺术珍品之一。

| 文 · 本刊记者 刘锦鑫   实习记者 王志琴

 

2019年3月27日,《国器2019》景泰蓝大龙罐首发式在北京举行。《国器2019》景泰蓝大龙罐高38厘米,铜胎质地厚实,造型敦实古拙,丰肩收腹,配有圆纽卷沿圆盖。颜色上以“帝王黄”“中国红”“天宇蓝”为主色调,深沉的红色配上大面积黄彩,更有景泰蓝极少使用的紫黑色,浓墨重彩,五彩斑斓,对比强烈。瓶盖及瓶身三条巨龙腾飞于祥云之间,威严霸气。作品周身饰以莲花纹、如意纹、祥云纹、蕉叶纹等吉祥纹饰,交错穿插,象征繁荣昌盛、福运连绵,基业长青。原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李季对该作品高度赞赏,他说:“《国器2019》景泰蓝大龙罐在传承中开拓创新,色彩更明艳饱满、掐丝更细腻灵动,是当代景泰蓝领域里的典范佳作。”

近年来,景泰蓝还多次出现在重要的外交场合。2017年2月18日,“四海同心·一带一路”非遗文化国际交流论坛在北京召开,中国向“一带一路”沿线各国赠送了《四海同心》景泰蓝瓶。同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给各国领导人及配偶赠送的礼品一共有6件,《共襄盛事》景泰蓝赏瓶便是其中之一。

不仅如此,景泰蓝还是众多收藏玩家的宠儿,在藏家的心中占有重要地位,自古就有“收藏若无景泰蓝,藏尽天下也枉然”之说,明清两代的景泰蓝尤为受追捧。

作为我国著名的传统手工艺品,景泰蓝集历史、文化、艺术与独特的传统工艺于一身,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深刻文化内涵。如今,景泰蓝以品种繁多、色彩高雅、造型敦厚优美受到越来越多人关注。

 

“四大名旦”之景泰蓝

景泰蓝又称“铜胎掐丝珐琅”,是一种在铜质的胎型上,用柔软的扁铜丝,掐成各种花纹焊上,然后把珐琅质的色釉填充在花纹内烧制而成的器物。北京是中国景泰蓝的发祥地,也是最重要的产地。景泰蓝与玉器、牙雕、雕漆一起并称北京工艺美术“四大名旦”,位列“燕京八绝”之首。

景泰蓝距今已有600多年历史。民间传说,元代初年,皇宫失火,摆放着众奇珍异宝的金銮殿被烧成一片灰烬,但废墟中多出了一件色彩斑斓晶莹闪耀的宝瓶,这就是景泰蓝的前身。从那以后,凭着工匠们的灵心巧手,北京开始有了前所未见的珐琅彩釉金银丝瓶。

景泰蓝制作工艺以金属做胎,用细而薄的金属丝焊着于成形的金属胎表面形成花纹,然后填施各色珐琅料,再经焙烧、镀金及磨光等工序。在古代,制作一件景泰蓝要经过100多道繁复的工序才能够完成。仅以烧蓝为例,填充好釉料的景泰蓝要入窑焙烧,使用800摄氏度〜1000摄氏度的高温烧熔,把粉状釉料熔化。因为焙烧之后珐琅釉药的体积会比原来的缩小1/3左右,为了避免器面凹凸不平的情况,需要用同样颜色的珐琅多次填充。如此反复两次至三四次上釉焙烧,才能将釉面与铜丝相平而毫无凹坑。经过反复烧制的景泰蓝,进入到“磨光”环节。工匠师傅们要用粗砂石、黄石、木炭等逐次打磨,把凹凸不平的蓝釉磨平,最后用木炭、刮刀将没有蓝釉的铜线、底线、口线刮平磨亮。这个繁复的过程被形容为“工尽千番,只取一器。”可以说,景泰蓝的制作工艺既运用了青铜工艺,又利用了瓷器工艺,同时又大量引进了传统绘画和雕刻技艺,堪称中国传统工艺的集大成者。因此自古就有“一件景泰蓝,十件官窑器”的说法,可见景泰蓝的工艺价值和难度之大。

明代时,景泰蓝被大量烧制,并在景泰年间达到了一个高峰。“景泰”是明代皇帝朱祁钰的国号,有“大明景泰”的美好寓意。景泰年间,掐丝珐琅工艺得到很大的发展,这期间创造出许多新的色釉,仅蓝釉就有铬蓝、天蓝、宝蓝、透明状的普蓝、粉青、金色等,还有桃红、墨绿、粉绿、淡绿,以及黄、白、紫等多种颜色。这一时期的掐丝珐琅釉质优美,尤其是蓝釉,更有一种宝石般的美感,由于多以这种蓝釉为底,创造了景泰年间以蓝为主的风格,掐丝珐琅因而被称为“景泰蓝”。值得注意的是,景泰蓝釉料颜色以蓝色(孔雀蓝和宝石蓝)为主,但是“景泰蓝”的“蓝”,也不单指蓝色釉料,而是把所有的釉料统称为“蓝”。

明代景泰蓝的造型大都为器皿,多数为历代陶瓷及青铜器的传统造型。其装饰纹样以大明莲为主,也有少数串联花卉和青铜器纹样变形的装饰,其色彩以二蓝(湖蓝)为主色调,配以少量红、白、绿、黄等色。色调统一、讲究、装饰得体,装饰铜活造型优美,粗细结合,重点突出。

清代是景泰蓝发展的又一重要时期。由于社会的安定与经济的繁荣,景泰蓝工艺比明代有所提高。康熙时期的景泰蓝逐步脱离了明代景泰蓝的暖色格调,改正了掐丝不匀,胎骨轻薄的缺陷。乾隆时期景泰蓝制作生产发展到了巅峰,景泰蓝与雕漆、金漆镶嵌等行业,得到了空前的发展。这一时期除了清官内务府造办处珐琅作制造外,还在广州、扬州、九江等地生产。这一时期的景泰蓝胎骨厚重坚实,形态敦厚,珐琅釉质精细而不透明,发色纯正。同时,磨光、鎏金的技术更加精细,达到了“圆润坚实,金光灿烂”的境地。

收藏家马未都对于景泰蓝工艺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他在“景泰蓝前世今生——掐丝珐琅基业长青杯”发布会上曾介绍:“我们所有的艺术形态,都是官民共享的,比如陶瓷、玉器、家具,式样虽有所不同,用途却大同小异。唯独景泰蓝从元明清三朝没有流落到民间一步,所以景泰蓝是一个非常神秘的艺术品。景泰蓝的仿制,一直是一个难题,它可以做到六七分像,要做到百分之百像的时候,会有很大的难度。它的成本不仅是材料成本,更重要的是工艺成本。乾隆时期的景泰蓝工艺,是在景泰蓝工艺中最为精美的。”

明清时期的景泰蓝制品,大都是供皇宫御用,直到清代后期才作为商品出现在市场上并向国外出口。1904年,在美国芝加哥世界博览会上,景泰蓝“宝鼎炉”获得一等奖,后又在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再获一等奖。“工艺局成侈美观,各般制造尽追探。就中绝技高天下,压倒五洲景泰蓝。”这段来自于《京华百二竹枝词》中的描述,也反映出了当时景泰蓝的崇高地位。

民国时期,景泰蓝开始走入民间。此时北京、扬州、广州等地都有一些民间作坊生产景泰蓝。其中经营景泰蓝的商号有老天利、德兴成、宝华生、静远堂等,都非常有名。

 

传承与创新

2006年5月20日,景泰蓝制作技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如何保留传统景泰蓝技艺的精髓,进行景泰蓝工艺的传承和发展,其实在很多年前就已成为学界和行业关心的重要课题。

1950年6月,北京市政府成立了特种工艺品公司,旨在抢救和扶持北京传统手工艺业,1951年特艺公司成立研制景泰蓝的特艺实验厂,同时,清华大学营建系(今建筑学院)在梁思成、林徽因的主持下成立抢救景泰蓝工艺的美术小组。在林徽因的指导下,美术组为景泰蓝设计了一批具有民族风格的新颖图案,突破了以往单调的荷花、牡丹图。中国第一位从事景泰蓝专业设计的工艺美术大师钱美华,便师从林徽因。后来,工艺美术大师钟连盛在《景泰蓝的传承与发展》一文中回顾了这段历史,他在文中写道:“由梁思成、林徽因等在清华大学营建系成立了景泰蓝抢救小组,深入作坊,了解景泰蓝发展状况,参与设计,进行抢救性保护。”

景泰蓝技艺也引起了教育家叶圣陶先生的赞叹。1955年,叶圣陶先生参观了北京市手工业公司实验工厂的景泰蓝制作后,撰写了《景泰蓝的制作》这篇文章,介绍了景泰蓝制作的六大工序,赞扬了景泰蓝制作工匠的精湛技艺。

1956年1月,北京市珐琅厂成立。这个景泰蓝行业中唯一一家中华老字号企业的建立,为景泰蓝技艺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契机。1963年,北京市珐琅厂编制了《景泰蓝工艺操作规程》和《工序质量标准》,使景泰蓝行业第一次有了文字标准。1986年12月,北京市标准计量局发布实施了由北京市珐琅厂起草的《景泰蓝工艺品企业标准》。1996年3月,北京工美集团、北京市珐琅厂起草,同年6月由中国轻工总会发布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景泰蓝工艺品行业标准》。从此,景泰蓝行业有了统一的产品质量标准,使景泰蓝的生产逐渐走向科学化管理。

不仅如此,北京珐琅厂在技术上也不断改革着。早在1958年,北京市珐琅厂试制了适用于景泰蓝的滚床(又称“擀床”),并经过不断地研究改进,由开始时只能滚小瓶发展为可以滚大瓶,使整个制胎工序的生产力大大提高。

改革开放后,景泰蓝制作产业进入繁盛时期。景泰蓝的生产厂家在全国都有发展,但主要还是集中在北京及周边地区。《河北日报》曾报道:“与北京一水(潮白河)相连的大厂回族自治县,成为承接北京景泰蓝行业扩展的主要平台,景泰蓝生产厂家与日俱增,从业人员最多时占全县人口四分之一。” 2014年APEC会议,作为国礼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景泰蓝赏瓶《四海升平》,其所用釉料出自有着“京东景泰蓝文化之乡”美誉的大厂。也正是在这一年,河北大厂申报的“景泰蓝制作技艺”成功入选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创办于大厂,至今走过30年历史的京锐釉料有限公司,就是其中的一个景泰蓝制造企业。总经理徐国伟说:“就说我的上一辈吧,有不少人很小就在北京学过景泰蓝技艺。在那个时代,他们中拿出一个就会(给景泰蓝)掐丝,拿出一个就会点蓝。”

如今,景泰蓝的风采已经越来越被大众所了解,成为家喻户晓的珍贵艺术品。正如《中国传统文化景泰蓝——动人心弦的华美工艺》一文所说:“景泰蓝,在中国泱泱数千年的具有优秀传统工艺美术发展史上,以其变化多姿的淳厚造型,精湛严谨的纹饰技巧,金碧辉煌的迷人色泽以及流光溢彩的艺术韵律和独树一帜的民族风格,成为载誉世界文化宝库中优秀的艺术珍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