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 究竟娱乐了谁
2018-09-27

短视频作为当下最流行的信息、文化载体,在经历了野蛮生长之后,未来发展既可能风光无限,也可能危机四伏。

| 文 · 肖琳

 

5岁的乔乔和4岁的小美,聚在一起玩耍的时候有了一个新游戏,俩人稚嫩地摆动手臂、摇摆身体,像风中摇曳的枝丫,口中还哼唱着小曲,看起来真是萌萌哒。问了两个孩子的家长才知道,看似没有章法的舞蹈其实还是有名字的,叫做《海草舞》,是某短视频平台上的火爆视频。这两个孩子的父母都是年轻的90后,也都是短视频的爱好者,所以经常在家里以短视频教孩子。

说起短视频,相信大家脑海中都会闪现出几个引人大笑的片段。翻看朋友圈,你会发现,短视频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用短视频记录生活的人也越来越多。过去的“无图无真相”,如今变成了“无视频,不生活”。

 

碎片化时代的产物

现在,去西安游玩,又多了一个有趣的体验项目——摔碗酒。摔碗酒是一家店铺,店家用大酒坛圈了一块空地,里面是堆积如山的酒碗碎片。摔碗酒5元钱一碗,酒是低度米酒,游客一饮而尽也不会醉倒。游客把酒喝完之后,用力将酒碗摔向地面,摔碎酒碗有“岁岁平安”的吉祥寓意。摔碗酒店铺一年能摔掉近20万只碗,2018年春节8天,有2万人前来体验。摔碗酒本是山西安康岚皋县接待客人的一种特色民俗活动,西安的摔酒碗一夜走红真要多谢某短视频平台。2017年,抖音用户在平台上上传了摔碗酒视频,此后来喝摔碗酒并录制短视频发布在抖音上的用户越来越多,一条视频时常可以获得几十万的点赞,摔碗酒的知名度瞬间提升,有网友戏称,一个短视频养活了一家酒铺和一个碗厂。

短视频营销如此成功,足见其作为信息载体的属性被广泛接受。短视频为何一夜之间就火爆到妇孺皆知?原因很简单,时间就是金钱,娱乐的时候更不能浪费。

现代社会生活节奏愈来愈快,人们希望更多地利用碎片化的时间获得信息。在这样的生活理念的指引下,社交分享也不再局限于文字和图片,长篇大论的文字和图片所传达的实质内容,并不一定比一个几分钟甚至几十秒的短视频多。短视频在有限的时间内将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有声有色地呈现出来,节省了阅读时间,也更具冲击力。

更有趣、更快捷、更有个性等特点使得短视频、网络直播等新生代娱乐平台迅速成为年轻人新的娱乐形式,也让一批有创意的年轻人成为新的网红。获得金秒奖的短视频制作者“办公室小野”以烹饪为主题,发布她在办公室就地取材,制作出一道道美食的小视频,比如饮水机煮火锅、饼干盒泡菜锅、挂烫机蒸包子、电脑机箱摊煎饼果子、电钻棉花糖、瓷砖煎牛排等。办公室小野登陆YouTube后,只用了半年多时间就打破YouTube华人成长记录;进驻Facebook后也成为亚太粉丝第一的视频博主。

2017年之后,短视频平台迅速抢占年轻人的娱乐渠道。中国信通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联合网宿科技发布的《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及短视频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网络短视频带宽总量翻番增长,截至2017年12月短视频带宽指数同比增长97.8%。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半年大报告》显示:当前短视频行业月活跃用户数达5.05亿,上半年净增9000万用户。而在我国移动互联网11亿用户的基础总量下,相当于每两个互联网用户就有1人使用短视频APP。

 

无处不在的商战

短视频平台在短短一两年时间内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作为2017年的现象级产品,短视频无疑成为资本追逐的新风口,

还记得国内第一家UGC(用户原创内容)视频网站土豆网的口号吗?“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现在,这个大家熟悉的开场白被“只要时刻有趣着”替代,土豆网昭告天下:现在我是短视频平台了。

其实,土豆网这次的反应不算快的。当下短视屏平台的领军者之一,今日头条旗下的抖音在2016年6月就已经上线了。百度则出手更早,在2016年3月就领投了与抖音争夺天下的快手。

短视频平台几乎成为互联网品牌的标配:2017年11月,微博上线了短视频新产品酷燃;360发布一分钟快视频APP;爱奇艺也在2017年底宣布“秒拍化”,要凭借长视频的优势抢短视频地盘。

回顾过去两年,是短视频行业最热闹的两年,大量的创业者、投资方、资本蜂拥而至。2016年3月,网红papi酱靠吐槽短视频获得了1200万融资;2016年11月,秒拍、小咖秀、一直播的母公司完成了5亿美元的E轮融资;2017年3月,快手短视频平台宣布获得由腾讯领投的3.5亿美元投资。易观发布的《2018短视频行业年度盘点》报告显示,2015年至2017年投融资次数分别为64、102和91,投融资金额分别为20.16亿元、62.43亿元和53.97亿元。其中短视频应用平台拿走了大部分,2017年84.8%(45.77亿元)的资金流向应用平台,剩余的钱分别流向了内容机构和中间环节。

美拍与易观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短视频MCN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17年中国互联网泛内容MCN机构数量已经达到2300家,预计2018年将达4500家,其中短视频MCN机构的数量占比达73%。

对于短视频行业而言,内容最重要。各大平台也对此有深刻的认识。2017年4月,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召开短视频战略发布会,宣布土豆网全面转型为短视频平台,同时还将投入20亿元鼓励扶持内容创作;网易宣布2018年将全力助攻短视频,投入15亿补贴内容创作者;2018年7月10日,火山小视频“火山百万行家计划”启动,称将在未来一年投入10亿元的资源,面向全国扶持职业人群、行业机构和MCN。

似乎来得越快,去得也越快,短视频领域的投资在火热了两年之后,就开始冷却了。在2016年和2017年,几乎每个星期都有投融资的消息爆出。到了2017年下半年,投资逐渐减少,2018年则更加冷淡。根据烯牛数据,2018年1月-5月视频赛道的投资事件15起,相比2017年同期减少58.33%;投融资额4.52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95.76%。

 

野蛮生长过后

短视频投资遇冷,印证了行业野蛮生长后必将进入洗牌期。繁荣的市场背后,缺乏准入门槛、内容低俗化、自我审查机制不完善等多重隐患凸显短视频在内容上的问题。

其实,2018年4月以来,监管部门就开始对短视频行业进行整顿,而且越来越严格。2018年7月26日,网信办发出通知,针对当前一些网络短视频格调低下、价值导向偏离和低俗恶搞、盗版侵权、“标题党”突出等问题,国家相关部门对网络短视频行业集中整治。国家网信办会同5部门依法关停“内涵福利社”“夜都市Hi”“发你视频”3款网络短视频应用并作出应用商店下架处置;联合约谈“哔哩哔哩”“秒拍”“56视频”等16款网络短视频平台相关负责人,对其中12款APP作出应用商店下架处置,要求平台企业全面整改。

过去,在短视频平台上“供需”两端的门槛都非常低,对内容限制也不多。如今之所以要对短视频行业加强监管,也是因为其内容良莠不齐,大有娱乐至死的态势。

一位父亲和两岁的女儿效仿抖音上“180度翻转”,结果没有抓牢孩子的手,导致孩子头部着地,造成孩子脊髓严重受损,上半身无法行动。长沙某高校的大二学生就在模仿抖音中的高难度动作,在第一次成功获得点赞无数后,继续第二次挑战,却不慎被甩飞摔伤,最终诊断为右踝关节骨折。

这样的事件层出不穷,引发了全社会的关注,也引出了网友的意见分歧。有的网友认为,短视频平台仅仅是一个载体,成年人自己应该有辨别能力。也有网友认为,人人都希望引起关注的时代中,当做一些危险动作能达成目的的时候,很多人就失去了判断能力。

《娱乐至死》一书的作者尼尔·波兹曼(Neil Postman)在书中说,“过去,人们是为了解决生活中的问题而搜寻信息,现在是为了让无用的信息派上用场而制造问题。”

宁波一位小学老师在微博中写道:“要不是这次春游允许小孩们带手机,我都不知道当代小学生群体里最流行的原来是快手、抖音、吃鸡、王者荣耀这些,还有人喜欢天佑的喊麦。虽然原先也知道他们玩游戏,但亲眼看到他们的投入,还是让我很震撼的,跟我们语文课本里的《城南旧事》、纳兰性德词选真的距离太远了,而这些错综矛盾的不同文化,正以奇怪的姿态叠加在这代小孩的身上。”

短视频作为当下最流行的信息、文化载体,在经历了野蛮生长之后,未来发展既可能风光无限,也可能危机四伏。正如《娱乐至死》书中所说,“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短视频繁荣建立在市场需求的基础上,走到最后最终还要靠传播正能量的优秀内容以及多方面的监督和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