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晴雪 赶一场漫天华彩
2016-10-25

撰文/图片>>>杨勇

 

正当我在踌躇着翻看起日本的地图时,一个地名突然就这样映入了眼帘,Yamananoko,朗读起来仿佛是在舌尖上弹奏一曲轻妙的乐章,Yamananoko——山中湖。

记得十几年前旅日的友人在提起富士山的风光时,曾感慨道,春花凋落夏夜星,秋叶红透冬雪晴。一年一年匆匆而过,夏夜星和红透的秋叶却都来不及赏玩,只好趁着冬雪未融,去体验下富士山的晴雪。

 

冬日暖阳

一般提起富士山,大概大家的第一印象都会是箱根,诚然,箱根也是观赏富士山的绝好地点,在冬日中,还有温泉供游客来享用。不过看多了同样角度的富士山,总也会觉得有些乏味。

山中湖隶属于富士五湖,富士五湖是位在富士山靠山梨县一侧的山麓的五个湖泊的总称,而山中湖又是富士五湖中面积最大的一个湖,从空中看,像一弯残月,依偎在富士山的东麓。当我再朗读了一次Yamananoko后,便决定了这次赏富士山晴雪的目的地。

山中湖村也是很多大学和企业的度假场所,沿途可以看到很多日本著名大学的山中寮和一些名企的疗养院。东京大学在1925年就在这里设立了供学生暑假使用的山中寮。日本著名文学家三岛由纪夫便是出身于东京大学的前身东京帝国大学,在山中湖这里,还有为三岛由纪夫建立的纪念馆。不知道三岛由纪夫在学生年代来到这里,看到此般美景,又产生了什么样的感悟,激发了什么样的创作灵感呢。

富士五湖除河口湖外,均是不可以通过轨道列车直接到达的地方,即便是可以直接到达的河口湖,也只有在周末或是假期才有直达的富士急行列车。如果厌倦了繁琐的换乘,可以选择自驾去往山中湖村,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中国驾照不能直接在日本使用。一辆车,三俩人,一边欣赏着沿途美景,一边与友人谈笑,从东京出发,很快就能到山中湖村。湖边凛冽的风让人精神一振,背对湖水便是富士山了,转过身来,落日西下,在富士山山头的云端里变幻着身形,将云缎染成了华贵的金色。可惜依然来得太早,如果是在2月的某几天,还可以欣赏到被誉为钻石富士的美景,下落的夕阳在这几天会恰好落入富士山的山口,也吸引了不少摄影爱好者来游玩。

山中湖村位于山梨县。在山梨县这里有一种特殊的美食——(ほうとう)。在日本,起源于奈良时代,也是从中国传入日本的外来品之一。陆游也在自己的诗《朝饥食齑面甚美戏作》中写过“一杯齑,手自油葱。天上苏陀供,悬知未易同。”陆大诗人将这个称为可以和天上的美味相比也毫不逊色的美食。

在日本的民间传说中,也是武田信玄军队的军粮之一,所以在这里,每家做的店在门口都会放上一些能标明武田信玄身份的东西,我去的这家熟瓜用的就是武田信玄的家纹。对日本战国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品尝美食的时候试着找找这些美食背后的小彩蛋。

山间的小路寂静无声,间歇的鸟鸣更显幽静。来到山中湖这里,当然也要体验一下日本的民宿,感受一下日本纯正的乡村生活。十二月份,富士山早已挂上了雪顶,在湖面的倒影中与山体本体,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钻石形状,也吸引了很多摄影爱好者前来采风拍照。当夜幕降临,湖边民宿和店铺的灯光逐渐亮起,一起在湖面的水波中荡漾。这时,盘腿坐在榻榻米上,喝一杯暖烘烘的煎茶,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和民宿的店主阿婆闲聊,阿婆说起今天还会有一场小小的花火大会,于是,决定去看一场繁花。山中湖村是一个幽静的村庄,整个山中湖村的人口不到6000人,沿着路一直前行,就到了花之都公园。在万物寂静的冬季,将地面盛开的花朵搬到了天空中,烟花在空中炸开,花瓣如雨坠落,触手可及。

次日,早晨起来,天空蓝得吓人,半角圆月执着地不肯落下,斜挂在天边。

沿着山中湖旁的步道一直行进,不时有晨练的人慢跑经过。步道上还可以看到林间松树上掉落的松果,野趣盎然。

湖面上波光粼粼,一点都感觉不到冬日的寒意,所谓冬日暖阳,就是如此吧。

冬季的山中湖比起夏日来别有一番风味,在欣赏湖景的时候后,身旁走过一群嘻嘻哈哈的年轻学生,也在讨论着冬日山中湖的美,大概也是趁着考试前的假期出来放松一下。

突然一阵机车的轰鸣声从身后传来,一队身着圣诞老人服饰的骑行者骑着摩托行来,看到我抬起相机,还配合着向我招手比划V字剪刀手。听朋友说,这些应该是商家的圣诞促销宣传。

经过了这段小插曲后,我们也突然有了一个念头:骑行绕湖一圈看看,便去了附近的自行车租借点,陌生人之间的信任让人愉悦,这里租借自行车是不需要押金的,只需要跟店主留下可以找到自己的手机号码。

赏完了湖光山色,也为晚上继续观看流星雨选好了新的地点,如果不是自行车骑行,是断然发现不了这么有趣的地方的,因为要给绕湖观览的人们提供更好更安全的体验,在这里不少区域是限制机动车行驶入内的,所以我们之前驾车路过数次也没有发现。

 

电掣星驰

这次来到山中湖观富士山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在富士山下看一场流星雨,在东京和友人提起这个想法时,好友不由得睁大了双眼问我,“真的能看到吗?”在得到我肯定的点头回答后,友人像孩童般雀跃起来。都市里越来越难找寻儿时的夜晚屋前即见的星景,望向窗外,那些闪烁的,划破夜色的,已经不是漫天的繁星,而是现在工业文明下的造物。星空,已经成为了生活在大都市里面的孩子们的奢望。

双子座流星雨是北半球著名的三大流星雨之一,每年的12月中旬会出现在北半球的天空,于是,观看双子座流星雨也是促成我来到山中湖村的原因之一。

夜深,一行人向湖边走去,星空渐明,猎户座,双子座,金牛座,御夫座,还有大熊座,小熊座,仙后座等熟悉的星座一一闪现出来,因为这是属于他们的夜之舞台。

来到湖边,湖的对面就是富士山,湖面上灯影迷离,与倒影中的富士山一起荡漾着,正在思索时,突然听到远处有人惊呼,抬头望去已经看不见流星的踪影,努力辨认,还可以看到淡淡的余迹。不过既然双子座流星雨被称为北半球的三大流星雨之一,自然不会只是划过一颗这样简单,少顷,又是一颗划过天际,远处的惊呼再次响起,果真,也是一群追逐星空的人。

可惜,夜太短。于是,我决定第二天再赴一次流星之约。

冬日的日落很早,赶在日落前,我们驱车前往预先选好的地点,将车停到附近的停车场后,我们徒步行进。运气不佳,富士山已经被厚厚的云雾笼盖。不过山区的天气是变化莫测的,看不到星空,只是看看这夜空中的风轻云淡也是很有趣的事情。

没有让我们等待太久,云逐渐散开了,星空在平静的水面上显现出来了倒影。

很巧的,ipod shuffle里随机播放的曲目正是陈奕迅的《富士山下》,“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何不把悲哀感觉,假设是来自你虚构⋯⋯”这时,呈现在我面前的,是比昨夜更加美丽的星空。虽然无法将富士山变成私有,但是我可以用相机将这幅画面变成私有。

入夜,流星划过了夜空,又一场漫天华彩。